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性爱小说 >> 武侠情色 >> 内容

【半吸血鬼】墮騎士

时间:2019/11/8 20:02:08

(1)

聖都的所有人都在鄙視那個投靠了魔界的家族。

在神賜王權的國度中擁有世襲爵位,卻不好好將其珍惜。利用貴族的特權從戰場上退到了後方享受安逸的生活,最後甚至被魔物所誘惑,家主與女家主都變成了夜族的眷屬。吸血鬼與夜魔,這兩個不再稱得上是人類的傢夥在黑夜中帶著被同化的下仆逃離了聖都。

唯一倖免的是那對背叛的貴族夫婦的女兒。

只不過,從魔物手中倖免的她並沒有逃過下一場劫難,憤怒的教團和聖都人將怒火撒在了她的身上。於是,迫不得已,代罪之身的少女離開了已經空無一人的家。她卸掉了華服,卸掉了很多應該屬於少女的東西,相對的,換上了劍和輕甲。

……

……

我聽著崔妮特講述她自己的故事。

我在前天晚上發現了她的,穿著像是流浪的劍客一樣,打獵歸來的我發現一名少女正坐在我的家中吃我的儲備糧。

——你在做甚麼呀,你這個小偷!

普通人理所當然會這麼說對吧?

結果在我說出來之前,她的佩劍已經指著我的鼻子了。

雖說嚇出了一身冷汗,不過誤會也總算解除了。真不愧是教團的戰士,即使是女騎士,我也不是她的對手。說到底我也只是一名普通人而已,盡全力能夠做到的事情就是好好活下去而已。

“這邊已經就剩下你一個了啊……都是魔物害得吧?”

“這個嘛……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最近經常發生戰爭,很多人都受不了所以搬家了。我的話,嗯……我也不想你這樣有保護自己的武技,父母留下來的土地也被徵用啦。現在就只能躲到這裡生活了,用打獵得到的皮毛和獸角拿到附近的城鎮去賣。以後再慢慢花時間開墾一塊小田,這樣之後的生活就會容易些了。”

話說回來,我也很久沒和其他人說過話了,所以才變得有些囉嗦吧。最近也因為冬天快到的緣故,一直在埋頭苦幹為冬日的糧食做準備。

女騎士低下了頭,崔妮特小聲地說:“你們的生活也過得很辛苦呢……”她摸著自己的左下腹,那裡被繃帶包裹著。

我問她:“對了,那個傷口是在和魔物戰鬥時留下的嗎?”

“啊……這個啊,沒錯。是……是我的母親……”

“喔、抱歉……”

“不,這個不是你的錯啦。”

透過滲透到繃帶外的血跡來看,應該是相當大的一個傷口。據說變成魔物之後的人類,他們的思想也會改變,連對自己的女兒也下這種重手啊……我想,她應該有一段時間不能做太過劇烈的活動。當初找到我的家裡也是因為想要找個療傷的地方吧。

崔妮特坐在火爐邊,她抱著自己的雙腳對我笑了起來:“我反倒要謝謝你喔,如果沒有找到休息的地方,我就不得不露宿野外了呢。”

“啊哈哈……能夠和閣下這樣一位漂亮的女騎士在一起,其實我也很幸運呢。”

我一邊笑著,一邊把自己縫的長袍遞給了她。

崔妮特一直都只是穿著自己的輕甲而已,似乎是某種黑色的獸皮製成,上面縫著紅葉花瓣狀的裝飾。這大概是家徽之類的吧,擁有悠久歷史的家族所遺留下來的東西。我突然有些同情她了,在普通人眼中看來的貴族騎士也是很辛苦的。我們是在為了吃飽而努力,他們則是在為從祖先那兒就堆積下來的重擔與名譽而努力。比起還能稍微偷懶一下的我,崔妮特一點兒休息的機會都沒有。

我看著她將長袍裹在自己的身上,很滿足的坐在火爐邊等待肉湯煮熟。

(結果……到頭來,家族所留下來的除了恥辱,除了這種必須弒親才能洗刷的雪恥外,也就只有這個家徽了吧。實在是廉價的東西啊,連保暖都做不到。)

心想著這個的我沒注意到自己已經盯著崔妮特看很久了。

她的臉紅了起來,用我遞過去的保暖長袍裹著自己的臉,崔妮特問我:“那個……是不是我身上有甚麼奇怪的地方……”

“啊、啊啊……不不不,我在想別的事情啦……”

我連忙解釋。

看著她的樣子,我有開始擔心起別的事情了。這件長袍其實是我自己用的,所謂的貧民物件……上面應該留著一些汗臭味吧。雖然我自己不是很在意,不過現在用的人是崔妮特小姐耶,糟糕啦……

(2)

說實話吧,崔妮特小姐其實偶爾還會露出很可怕的模樣。

“太失禮了,怎麼可以直接用手抓食物!”

比如這樣,狠狠地一巴掌拍掉準備吃飯的我。話說……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吧,那麼大一塊帶骨肉,用刀叉很難把肉剔下來耶。

不但是這樣,其他的還有像是衣服的穿著啦,打扮的品味啦……

看起來,身份不同的人,崔妮特的身上果然還保留著一些難以根除的貴族習慣。

而我也是一樣,所以我犯了個錯誤。

我忘記現在自己不是一個人住了,當我按照往常一樣從市場交易回來,將門推開之後,我看見了……呃,脫光光的崔妮特。

(是在換藥吧?)

我的眼角餘光看見被丟在一邊的染血繃帶。

崔妮特像是被火燒了尾巴的小貓一樣跳了起來,“來者何人?!”鏘地一聲抽出佩劍,差一點兒就把我刺了個對穿了。

啪嗒。

我連忙舉起了雙手,剛剛從市場上買來的東西掉在了地上。

“啊、啊呃……是你啊……”

崔妮特急忙收回了劍。

“怎麼連門都不敲……”

“比起這個……呃,崔妮特小姐,您的衣服……”

“……!”

因為我的提醒,氣氛突然糟糕到了極限。

我可以明顯感覺到叫聲和吼聲在她的喉嚨中醞釀,兩秒後我就被她的佩劍襲擊了。

“呀啊啊——!!!”

“嗚喔!”

……

……

(幸好人生的最終畫面不是兩團牛奶布丁……)

崔妮特小姐的佩劍在我的左手腕拉了個大口子,血一下子就流下來了。

“對不起……”

“啊哈……沒事啦,以前狩獵的時候我受過更重的傷,這種程度只要用口水舔舔就好了。”

我用清水洗乾淨了傷口,然後找了塊布略微包紮了一下。

女騎士顯得有點激動,因為這個關係她原本想要幫我包紮時碰到了自己的傷口,又痛得捂著下腹彎下了腰。

我被嚇了一大跳。

“你的傷口……”

“沒、沒事啦。”

“冷汗都留下來了,而且過了這麼多天居然還沒有起色,這根本不叫沒事吧?”

我覺得在這個時候應該捨棄掉一些矜持了。

“等、等一下……!!”

就連我自己都不知道,為甚麼這時自己會做出這種事情——我按住了她,崔妮特的力氣比想象的小,看起來她精湛的只是劍技而已。我有些強硬地掀開了她的衣擺,然後我就看見她的傷口了。

這是一個十分失禮的行為,普通的貴族恐怕會把我的腦袋給砍下來吧。

不過我沒想那麼多就是了。

是切裂傷,應該是被劍之類的銳利物刺入體內,然後又以強硬的劈斬抽了出來。在白皙的肌膚上留下了鮮紅的深刻傷口,血液已經沒有再流了,但奇怪的是傷口卻沒有結痂。可以清楚的看見,裡面那些保持著新鮮色彩的腥紅。

“再過一些時候就能好啦……”

她還在嘴硬,明明都渾身痛得發抖了。

我果然做對了——今天去市場把一些皮草賣掉,我從商人那裡買來了做過祝福的藥水。只要將其敷在傷口上,一定很快就能恢復的。

當崔妮特看見我拿出的藥水時,她在驚訝之餘,女騎士拒絕了我的幫助:“不……這太貴重了。我知道這些藥水的價格,你不應該做到這種程度的啊……”

“嘛……反正買都買了,藥水要是不用不就等於沒用嗎?”

我邊說,邊將藥水噴灑在新的乾淨繃帶上面。

“可是——”

“——沒甚麼可是的啦,男人看到這麼漂亮的女士受傷,要是無動於衷那才怪吧,那樣可是我的罪過喔。騎士大人?”

聽到我這麼說之後,她臉紅著低下了頭。

崔妮特沒再拒絕我了。

“好……吧。”

“失禮了。”

沾染著透明色藥水的繃帶,應該有些涼吧。在我替她敷上的時候,崔妮特打顫得更厲害了,並發出少女一樣的呻吟。

直到我聽見她的聲音為止後我才知道自己的行為有多麼出格,但沒有回頭路了。我只得硬著頭皮做下去,伸出手一圈一圈的將繃帶包裹住她的傷口。崔妮特的身上有些濕濕的,不知道是藥水的關係還是她的汗液。

我聞到了一股難以描述的氣味……香味。

在那之後,我們誰都沒有和對方說話了,這狀況一直持續到崔妮特在晚上【發病】之後。

(3)

我不能讓女人睡在地面上,所以我把床給了崔妮特,自己打地鋪。

(那一定是某種黑魔法吧……)

我睡前還在想她的傷口。

話說,我究竟在意的是她的傷口還是身體來著……真是罪過。

說起來還真是一件尷尬的事情。

我在睡著前一直因為崔妮特裸露的小腹而導致勃起。

——教會的女其實啊,其實也只是弱小的女性而已吧。

——只要把劍拿開,她就甚麼都做不到了。

——把她……按在地面上,她根本就沒有多大力氣,然後……

睡著前,腦海就這麼一直胡思亂想。

這天晚上我遇到了連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事件。

將我吵醒的是一陣小小的騷動。

……沙……

沙沙……

因為是一個人住的關係,我其實是是個挺敏感的人。

在半夜被那種聲音給吵醒了。

“發生了甚麼嗎?!”

我看見在床上縮成一團的崔妮特,她痛苦地捂著傷口,額頭上冷汗涔涔。

“你的、你的傷口……”

“很疼、傷口好痛……!!”

“不可能啊,那是被祝福過的藥水,無論甚麼傷勢都應該——”

“……咕嗚!!”

崔妮特疼得咬住了自己的手指,這很不妙。要是咬到舌頭就糟糕了,所以我立刻把自己的手伸到了她的嘴巴裡面。

哢。

(哇啊!)

她毫不留情地咬了下去,鮮血從唇邊滴了下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嘗到了我的血的關係,崔妮特終於顯得冷靜了一些,但依舊忍不住顫抖,倒吸冷氣。我把身體湊了上去,伸出空餘的右手勉強能夠將她抱起來。

“總之,先躺好……”

我先抱著她,然後將自己的身體放到穿上,用腳踢蹬那些被褥將它們弄成一團好讓崔妮特能夠靠在上面。但是她卻好像迷戀上我的手了。

“崔妮特小姐……?!”

“等……再等等……”

我的手指不疼了,因為女騎士正在吮吸我的手指,她在吮吸著血液,就好像那是果汁一樣。

“嗯唔~~~~~~!”

啾啾的聲音。

真是……不成體統的樣子。

“你的、傷口……”

“那個啊……那不是、祝福藥水就能……治好的啦……”

她親著我的手,含糊不清的說道。崔妮特離開了我的手指,她用牙齒一點一點剝開了之前我的傷口的繃帶。我看見了崔妮特那尖尖的犬齒……就和吸血鬼一樣。她的臉紅撲撲的,眸子像是魔物般染著金色。

咕啾。

還沒痊癒的大傷口,剛剛結成的薄薄血痂混合崔妮特的唾液被她一點一點舔走了。但是完全不痛,反而癢癢的很舒服。

(居然露出這種模樣……)

我感覺我們的理性都在決堤,儘管我不知道為甚麼崔妮特會這樣做。

她最後說了一句話打破了所有的忍耐。

“只有……只有【精液】才能止痛喔……是我母親說的……”

崔妮特刻意將令人難以啟齒的詞語咬得很小聲,但在我的耳朵中卻覺得格外大聲。

然後,崔妮特哭了。我看見大顆大顆的眼淚從她的眼眶中滴了下來,“我不要啊……我不想做這個……”可是身體一點兒也不老實。

雄性和雌雄在一起會做甚麼事情已經不必說明了,而且現在的崔妮特一點兒也不像受傷的樣子。我低頭掃了一眼她的腹傷,繃帶早就被崔妮特扯掉了,腥紅的血肉一點也都沒有猙獰的感覺。我反而覺得像散發著蜜汁的紅花一樣……我的鼻腔中充斥著女性的體香。

“崔、崔妮特小姐……”

我有些用力地將她摟在懷裡。

“不要、住手……”

但她根本就是在迎合我。

簡直不敢相信白天才看到的那對乳房,如今唾手可得。果然是和布丁的高級甜點一樣,我隔著那層輕甲的布料用手摸著她的胸部。色慾的妖怪已經在我的腦中滋生了,“呼……這個啊、這是你的要求……你是想要我這樣做的對吧?”

我可真是爛到極點了。

居然說這種話來推卸責任,但我就是沒辦法冷靜下來。事實已經是這樣了,我覺得就算這個時候崔妮特打我一巴掌、就算她罵我是變態惡魔,我也不會停下來的。

(乳頭硬起來了呢……)

緊湊的布料完美凸顯了她的身材,我吞著口水。

豐滿的乳肉從我的指尖滑露出來,手掌一瞬間就陷入了乳房中,在那柔軟的感覺裡混合著些許反抗的彈性。我的性器也如這般一樣,身體的性慾反抗著理性。

“為甚麼會變成這樣……”

崔妮特沒有止住哭泣,她哭著含著我的手。眼淚依舊在流,但我已經感覺不出來有更多的抗拒的情緒了。

“哈啊……哈啊……”

她不斷喘息,胸口一起一伏。

“身體、變得很奇怪……”

我把嘴巴湊過去,我想要去親她。但是崔妮特卻用手抵著我的胸口,我以為她終於要拒絕了,但崔妮特卻說:“等等、先不要……我要吃……精液……”

墮落的女騎士。

她撲在我的下體,迫不及待地動作顯得粗暴。但速度反而因為急躁而沒有那麼迅速,手還在發抖,但是崔妮特終於已經褪下我的褲管了。女騎士的金色瞳眸劇烈收縮了一下,肉棒突然從束縛中被解放,叭的一下彈在了她的臉上。尖端火熱的鬼頭戳著崔妮特的腮邊,她看上去好像都要窒息了。

咕嘟,崔妮特吞著口水轉過頭,我的肉棒就抵在她的唇邊。因為燥熱而有些乾裂的嘴唇,崔妮特的口腔中不斷分泌著唾液將她的雙唇濕潤,與從尿道口分泌的前列腺液混合在了一起。她終於下定決心,準備口交吸出精液。

可是我等不及了。

“哈……這就是你想要的肉棒啊、究竟在猶豫甚麼啊,女騎士大人?”

我按住她的腦袋。

“咕嗚——?!”

狠狠的朝這邊壓了下去。

(好棒……女、女騎士的口腔,她在給我口交耶……!)

尖銳的犬齒摩擦著性器的周身,鬼頭從舌頭劃過一直深入到喉嚨口。

——住手、停下來!

事到如今根本就沒辦法了吧。

我將她的口腔當做性交器官,不顧崔妮特的掙扎,想要射精的慾望促使我捧著她的腦袋。滋滋的聲音,將肉棒插到了最深的地方,然後抽出、再插入,不斷循環。

“好舒服、崔妮特小姐的嘴巴……就和真的肉腔一樣舒服……”

我感覺她的雙手用力的抱住了我的腰,表達著恐懼與抗拒的動作,雙手的指甲都深深嵌入了我的皮肉之中。但是沒過多久就放棄了,手還緊緊地環繞在那兒,但動作卻變得十分溫柔了。像是章魚一樣不肯鬆開,主動、而且緊緊地吮吸著,口腔的唾液也分泌地更多了。

教團女騎士的眼神已經完全死掉了,取而代之的就只是渴望精液的慾望而已。

空氣和唾液和口腔,在吮吸的時候發出響亮清脆的聲音。最後崔妮特一把抱緊了我的腰,肉棒抵著她的喉嚨深處,精液如她所願的一口氣放射了出來。我們都被快感給淹沒了,腰和肌肉不規則的痙攣著,咻咻的射精一直持續了將近五秒。

直到結束之後,她還不肯鬆口。

“裡面還有一點喔……我來把它吸出來……”

因為終於射精的關係,我已經累得不行了。還有一些些精力的崔妮特,她忘乎所以的在為我做著性交的服侍。

(4)

崔妮特的傷口結痂了。

我得感謝這個事實,否則她非得宰了我。

第二天醒來的我看見崔妮特正抱著自己的佩劍坐在床邊,眼神獃滯。

我起床的聲響驚動了她,我看見崔妮特朝我這邊轉了過來。

“那、那那那那個,昨天晚上是……”

“……是【吸血鬼的詛咒】喔。”

“……欸?”

“那個啊……我的母親已經變成吸血鬼了。我的身上也留著她的血液呢、所以啊……我也早就該想到了啊,自己會變成吸血鬼的模樣……”

——血統的詛咒嗎。

我不知道該說些甚麼,但……

“呃、昨天晚上其實是我強迫崔妮特小姐做那樣的——”

“不是。”

她握著劍的手在抖。

“我是早就知道了啊,自己會變成這幅模樣的……但我卻依舊留在你這裡……”

“不不、那種事情其實是我……”

咚!

就在我語無倫次地想要開導她的時候,崔妮特把我推到了牆角邊,佩劍的鋒利刀刃抵著我的喉嚨。

“你還不知道嗎?我是打算用男人的精液治好自己後,再殺人滅口喔。”

“……哈啊?”

美麗的女騎士,她雖然有一副正兒八經的面貌,但我覺得崔妮特一點兒也不適合放狠話的角色。

說這句話的時候,自己已經先哭出來了。

“我果然下不了手……”

佩劍哐當一聲掉下去了。

崔妮特的身軀也隨之一同失去了力量,她癱軟在我的身上。

女騎士趴在我的耳邊,她吐著氣息對我說:“吶……是不是覺得我壞透了?也對呢……畢竟我的身上流著我母親的血……我有一半是吸血鬼呢,現在終於覺醒了喔……”

“要不要把我殺掉啊?是墮落的半吸血鬼喲——把我的人頭帶到教團去,那些早就看不爽我的傢夥肯定會爽快地付金幣吧……就當做是這幾天的房租——嗚!”

現在除了這個就沒有別的辦法了——我嘴唇堵住了這些自暴自棄的發言。

崔妮特象徵性的掙扎了一下,就再也沒有別的動作了。

“蠢蛋、你也要和我一起墮落嗎?”

“如果這就叫墮落的話,那也沒辦法了。我不能看著崔妮特小姐在我面前尋死。”

“你這個人……討厭。”

“哇……!”

她又咬住了我的左手,傷口再次流血了。

崔妮特用力地咬著那個原本是被她用佩劍劃出來的地方,血液滴答滴答流進了她的嘴巴,也順著她的唇肉流下去染紅了衣服和被褥。

“我、我啊、我可是吸血鬼,不殺掉我、我就只能……把你吸幹了。”

“那這樣的話——”腦子裡亂成一團的我,反過來把崔妮特撲倒在地面上,“——崔妮特小姐讓我流血,我也只能讓崔妮特小姐也流血了!”

我實在不敢相信自己在這個時候居然還會展露出不理智的性慾。

……魔物嗎。

像是充滿了可口蜜汁的豬籠草一樣。

“噫——!!”

崔妮特這一次是真的慘叫。

她的嘴巴被我用手腕堵住了,崔妮特用力的撕咬那些血肉,而我則褪下了她的下裙。

昨晚也只是用過嘴巴而已,光滑的處女地,那裡依舊是還沒被侵犯過。但聖潔已經沒有了,咕咕的液體從花瓣中滴落,身體已經做好性交準備了。

我的肉棒抵著腔穴的口部。

儘管崔妮特在咬我的血肉,可我不知道她究竟是希望我停下來還是繼續。

反正也停不下來了啊不是嗎?

吧唧的一聲,我們都聽見了那個聲音。

隨著處女血流下,崔妮特的掙扎停止了。

吧唧——我和她的理智都完全被遮斷了。

“……快……我……”

“在說甚麼?”

“快點、侵犯……我……”

“……再大聲一點吧。”

肉棒沾著血液和體液,像折磨犯人而慢慢捅入他們肚子中的匕首一樣,我慢慢地將性器插進去,直到感覺頂到子宮的腔口為之。

崔妮特的抱著我哭喊了起來:

“快點!侵犯我、侵犯我!現在就侵犯我!我想要精液、快點侵犯我——!!”

“……如你所願。”

啾~~~~!

我把自己的肉棒抽出來,一直到頂,只有龜肉還留在這團肉壁中。

噗啾~~~~~!!

然後又一口氣,狠狠的、用力的、毫不留情的,一直到底。

嘴唇還沾著我的血液,女騎士的鼻涕和涎水都和眼淚不能自制的流著。

我終於看到她笑了。

“好、好棒喔……”

“啊……崔妮特小姐、笑起來了喔……”

“你的肉棒、好厲害……很舒服。我的裡面……舒不舒服啊?啊嗚……!”

“很舒服、崔妮特小姐的肉穴最舒服了……我在裡面、射精……可以吧?”

“一定要全部的、全部都射在裡面喔……”

“……嗯……”

***********************************************

是……五次嗎、還是六次、七次……不,應該超過十次了吧。

我在崔妮特體內射精的次數。

小腹像是懷孕了一樣隆起著,輕輕摸一摸,我的精液就從崔妮特的肉腔中流了出來,簡直和小噴泉一樣。

像是紅葉花瓣一樣的家徽上面沾滿了我的精液,不但如此,崔妮特的渾身上下都沐浴著我的精液。我們就這樣坐了一整天,直到夜晚來臨的時候,她還在吸著我的性器。

我抱起了她,我們倆面對面。

“做甚麼啦……”

“那個啊、我說……”

“嗯?”

“以後就一起生活吧。”

“……”

“不要當騎士了!戰鬥啊責任啊甚麼的,那不是女孩子應該有的東西吧!”

“我……”

“崔妮特小姐只要做回女性就好了!崔妮特只要當屬於我的女孩子就好了,責任甚麼的都交給我這個男人吧!”

“……!!”

包括我在內,我們兩個一同在為我的震撼性發言沈默。

“……哈……”

然後,崔妮特笑了起來,她抹著自己的眼淚,趴著我很開心的笑了。

這時,我們都聽見了蝙蝠扇動翅膀的聲音,它們都在小聲而又尖銳地鳴叫了起來。

【好久不見了喲,小崔妮特~】

“是你……”

【終於知道墮落的滋味了嗎?這麼說來,也同意和我回家了吧。當然也會一同帶上我的女婿的……】

“是的,要回家了……母親大人。”

作為騎士的崔妮特死掉了。

作為半吸血鬼的崔妮特誕生了,與之一同的還有變成夜魔的墮落的我。

 

 
相关文章
本类推荐
  • 没有
本类固顶
  • 没有
  • 操你啦(mm842.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声明:本站特为除中国大陆以外华人设立,由于中国大陆法律限制,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观看,传播。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