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性爱小说 >> 武侠情色 >> 内容

《女扮男裝坐江山》【1-137完結+番外】

时间:2019/11/8 20:02:04

1 初識師傅

來這個世界已經兩個月了,到現在我還是昏呼呼的懷疑這一切不是真的。我在那個世界一直都是平凡無奇地賴賴活著,怎能想到有一天我既然穿越了?

「兒臣給母妃請安。」

「然兒免禮,」宜妃扶起我微弓的身軀,關心道:「然兒今日身體可好些了?」

「有勞母妃掛心,兒臣已經好多了。」我後退一步說道。

宜妃見我態度如此疏離,眼神中不禁流露出了淡淡地悲傷,她輕歎了一口氣說道,「然兒,這宮中自古就不是個太平的地方,你一定要多加小心,不要再發生那樣的事了。」

話剛說完,不知她想起了什麼,整個身子突然抖了一下。

我一愣,天下間什麼事情都可以做假,就是感情不能做假,望著她還有些輕顫著地身子,我心柔軟了,不禁放下了心中的防備輕聲安慰她,「母妃放心,孩兒知道了。」

她錯愕地擡頭,見我一臉地認真的樣子她終於釋然地微微一笑,拂著我的頭髮說道:「你師傅今日來了,等下你過去拜見他。」她深望了我一眼又說道,「為娘不求你武功學得很好,你只要能自保就夠了。」她的然兒畢竟是個女孩子啊。***************************************************

武功?師傅?

不會吧?我這人賴得可以──要是能坐我絕不會站的人。

要我去學武?那不是要我命嗎?不行,一定要想個辦法推掉才行。

「小李子,領路,我要見我師傅。」現在就去見一見這位世外高人。

聽說我母妃的爹當年無意間救了他走火入魔的師傅,他師傅許我外公一個願望。我外公就要他徒第教導我這個身體原主人武功。。。。。。

想著想著,就到了御花園裡,只見一藍衣男子,手持寶劍,長身玉立,正站在離自己數丈的地方,

他正若有所思望著遠處。風獵獵,吹得衣祛紛飛,飄飄然若有出塵之勢。長長的銀髮被陽光染成了金黃,和晴空一樣蔚藍的衣服交相輝映,顯得他那麼得清俊不凡。呵呵,從沒想到男子可以把藍衣穿地那麼的好看……

我望著他發了癡,口水都要流下來了。

「六皇子,他就是珞刖神醫。」小李子在前面停了下來,弓身退到了一旁。

「師父?」我嚥了嚥口水喚道。

他聽到我叫喚就回過身來衝我點了點頭,上下看了我一片後就輕提起我的左手,伸出三指搭在我的脈上,

這就是診脈嗎?我好奇地擡頭,只見他雙眼微閉著,那長長地睫毛陽光下行成的細小光圈正閃閃發光。

好美哦。

那沈靜的五官是陰柔也是陽剛……

兩極的面貌既奇跡的融合在一起,我不僅又看癡了。

突然間他張開了雙眼,呃──我小小的臉撞進了他的眼底深處去了。

「師傅,我失憶了,把所學的功夫都忘了。」我嚇了一跳,趕緊沒話找話,

「武功可以從新學。」他淡淡的看了我一眼。

重新學?我才不要!我眼珠一轉,擡頭望著他,嬌憨得說:「師傅,我現在什麼都不記得了,身為皇子有更重要的事要從新學起。我想武功還是等一陣子再說吧,呃。師傅您說可好?」先推住,以後的事就以後再想辦法。

「這是你自己的事。」他淡眼以對,「你現在身體沒什麼大礙了。」

也不等我回話,一轉眼師傅就不見了。呃?走了嗎?

不會吧?我還以為要來個長篇大論來打動他……

奇怪的師傅,這也太不負責任了。

2 初遇五叔叔

這幾日天氣是反常的熱,烈日當頭,竟連一絲清風也無,只聽得樹枝上的蟬鳴一遍連著一遍。

我無聊的坐在自己的院落望著樹葉發呆,古代的生活好無聊啊,沒電腦,沒電視……

「六皇子,宜妃娘娘吩咐,皇上今晚要在御花園設宴,說您也要出席。」小李子弓身說著,

「設宴?」我眼睛一亮,終於不用再無聊了。

「是,宜妃娘娘是麼吩咐的。」小李子回話道,他的眼睛不自在地左右動了動。

「小李子,有話快說吧。」我拔起一根草咬在嘴裡。

「主子,你不能坐在這裡。要是被人看見那可是要……」小李子小聲說道。

汗,我都忘了這裡是皇宮了。

不過我生在平民人家,習慣經過二十幾年早已成了本性,不是說改就能改的了。

「知道了,沒你事下去吧。」我還是不習慣有人在一旁逅著。

***************************************************

皇帝的排場自然鋪張奢華,我跟在宜妃身後,睜大眼睛,好奇的打量著極盡豪華的『晚宴』,

原來古代的宴會人也可以這麼多,衣服可以這麼美,食物可以這麼精緻……

「孝然,你的幾位哥哥和弟弟。」宜妃向我介紹著前面的幾個少年,親切的笑容裡有著我看不懂的恐懼。

我擡眼望去,哆哆,好漂亮的小正太啊,幾位『哥哥和弟弟』面容俊美的不像是人了。

「哥哥和弟弟好。」我一派天真爛漫地眨了眨眼。

他們都一一愣住了,在皇室中誰還會有這麼乾淨地笑容?

皇帝的孩子可真多啊。我滿頭黑線|||。

見一少年走來,宜妃緊張地轉向孝然,「還不叫人,這是你的五……」

「五哥哥!」我已經甜甜的叫了出來,看那少年和幾位哥哥年紀相仿,不過十八九歲,叫聲五哥哥應該沒錯吧。

眾人一片寂靜,臉上的神色古怪各異。連那少年的嘴角也抖了抖。

呃,不會是錯了吧?

突然有人說,「孝然失憶了,難怪連五叔都不認識了。」我打了個哆嗦,烏龍啊。

「孝然,他是你五叔叔,燁王爺。快向你五叔陪不是。」宜妃把我的手都抓痛了。

「五叔叔,對不起……」見宜妃的反應,這個『五叔』應該不會是個小人物吧?

「嗯。」他點了一下頭就直接走過去了。

我擡頭望了一下四周,好冷的氣氛啊,我渾身上下都抖了起來。

「皇上駕到───」沈靜的怪氣分被突然打破掉,我也鬆了口氣。

「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宜妃拉著我跪了下來。

天,我都忘了古代見皇帝是要下跪的。

「起吧。」厚重的男音響起,我不禁擡上眼皮偷窺著,尋著龍匏向上,那同幾位哥哥一樣的臉上多出了能看透人心的睿智。

「謝吾皇。」

他的眼睛不著痕跡地在人群裡掃了一圈,他的眼對上我的,他眼中一抹不喜的光芒一閃而過。

我嚇得連忙低下頭,心也不由地陣陣發涼。這個皇帝也太恐怖了。

……

「孝然。」一個清亮的聲音在我前頭響起,我擡起頭,卻看見前面正站著了幾個十八九歲的少年。

這幾個少年幾乎個個衣飾華麗,容貌俊雅,但在當中的那個少年擡起頭時,所有的人都生生成了他的陪襯,那是……五叔?

他那高挑的眉毛下是一雙狹長的眼睛,當他擡起眼的時候,潑墨的眼睫像是正在破繭的蝴蝶,優雅而緩慢的向上翻開,舒張羽翼,略帶淺褐的茶色雙眸,彷彿兩汪寒潭,清幽、冰冷,淡定而深不見底。

我心一跳,

這樣的一雙眼睛,讓我沈溺其中……無可自拔了……

「……孝然,孝然。」我尋聲望去,見一少年說道,「你想什麼呢,叫你都不應。」

「?」我還是愣愣的沒有回過神來。

「孝然你琴音好,就彈首為今晚的宴會添氣氛吧,你說可好?」那少年微笑道。

琴?

我沒學過。我在原來的世界只學過簡譜|||。

不過,這為什麼跟我認識裡的有些不一樣?

這不是皇宴嗎?皇帝沒開口他怎敢善叫皇子彈琴?皇子彈琴娛樂百官?這像話嗎?

可是那皇帝他明顯用看好戲的眼神在看著。我看向宜妃,她正當心的看著我。

我回她微微一笑,要她別當心。

我這人隨性慣了,是不會去計較後果會如何。大家要看戲嗎?好,我也不是小氣的人。戲嘛,要演就演地精彩,最好是讓每個人都『動容』那才是好戲。

我眼珠一轉計上心頭。

我向皇帝半弓身道:「父皇,琴未免太普遍了,兒臣有新鮮的樂器。父皇可否讓兒臣一試?」皇帝挑了挑眉笑道「哦,皇兒還會新鮮的樂器?那就姑且一試吧。」

我忙弓身道,「是,兒臣領命。」

我雖然不是能歌善舞者,但那世界的歌曲還是經常聽的,皮毛總會有一點。再說那世界的信息那麼發達,不會琴我也能用別的東西來代替。

我在小李子的耳邊嘀咕幾句,他弓身退下。不一會兒,幾名太監擡來一張長桌,長桌上面放著十二個長杯。小李子手裡拿著一大杯的水。

我接過水杯,把水分別倒進十二個杯子裡,高低各有不同。

準備好了這些,小李子弓身接過水杯,遞過兩根細長的塊子。

我向皇帝弓了一下身。走到長桌前合著壓成低糜的歌聲幽幽地敲起,

「你的淚光柔弱中帶傷

慘白的月彎彎勾住過往

夜太漫長凝結成了霜

是誰在閣樓上冰冷地絕望

雨輕輕彈朱紅色的窗

我一生在紙上被風吹亂

夢在遠方化成一縷香

隨風飄散你的模樣

菊花殘滿地傷

你的笑容已泛黃

花落人斷腸我心事靜靜躺

北風亂夜未央

你的影子剪不斷

徒留我孤單在湖面成雙

花已向晚飄落了燦爛

凋謝的世道上命運不堪

愁莫渡江秋心拆兩半

怕你上不了岸一輩子搖晃

菊花殘滿地傷

你的笑容已泛黃

花落人斷腸我心事靜靜躺

北風亂夜未央

你的影子剪不斷

徒留我孤單在湖面成雙

菊花殘滿地傷

你的笑容已泛黃

花落人斷腸我心事靜靜躺

北風亂夜未央

你的影子剪不斷

徒留我孤單在湖面成雙」

歌聲由輕入重,又由重入輕。慢慢地,緩緩地烙入人心。

我自動把「誰的江山馬蹄聲狂亂,我一身的戎裝呼嘯滄桑」給刪了,所以那裡面有一段是樂器聲,而沒歌聲,我可不想為此而被按上莫須有的罪名。

汗,誰會不珍惜自己的小命?

隨著歌聲的停止,我擡眼環視。每個人臉色青紅各有不同。我挺直腰幹,我不能抖,敢做就敢當當後果。

皇帝面無表情的看著我。我低下頭,不敢與帝王對視。那可是要殺頭的,縱然他是這身體的父親也不行。

「朕今日累了,各位卿家自便吧。」皇帝站起身,大堆宮人伺候身側。

「恭送皇上,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眾齊跪道。

等皇帝走後,宜妃臉色蒼白的走過來,抖著雙唇,似有話要說,但是又生生嚥住了……

接下來每個人都默契地無視我們母女。

3 身世

宴會結束後,宜妃緊緊拉著我的手往她宮殿而去,抓住我小手的纖長手指早已經變得發白了,呃,好痛哦。

「然兒,你可知道你今晚做了什麼?」宜妃臉色蒼白,話音裡面還夾著淡淡的哭聲。

我立在一旁不說話。我唱得是事實,這些高官貴妃每個人臉上都帶有雙層面具──傷痕纍纍、孤單寂寞是他們心底的秘密。但是又有誰敢當著帝王的面說?再說這天下最孤單的就是帝王了,這不是把帝王都說進去了?所以說我今天膽夠大的。

不過是他們要看戲,我把戲唱了而已。什麼到後來又成了我的不是了?

宜妃見我委屈地低著頭,寵溺地撫著我的臉,無奈地說:「母妃知道你受委屈了,但人有時候該忍就要忍,不忍就可能有殺身之禍。你可知道為娘今晚有多害怕你會出事?」這種寵溺,這種疼愛,不禁又讓我想起了那個世界的媽媽,不知媽媽她現在好不好?在那世界時媽媽常常嘮叨我懶,現在我不在您身邊了,您會不會不習慣再沒人給您嘮叨了?你是不是會覺得你家的懶女兒其實也挺好的?

天下父母心呵.

於是我的眼睛濕潤了,「母妃,以後我再也不讓你當心了。」我吶喃道。

宜妃欣慰地含著淚緩緩地抱住住我的頭,歎了口氣告訴我,她的身世……

原來宜妃的父親是兩朝大將,積累了兩朝兵力的他難免為皇家所忌憚,不想累及兒女的他早有退隱之心,但是畢竟在朝多年退隱其是容易的事?而自古皇家解決問題最有效最直接的辦法就是聯姻,雖然可能留下後患,但它至少為以後爭取了時間……

可憐的宜妃就這樣把青春葬在這權利鬥爭裡了。

在這樣的時代裡,富貴人家的女兒都已經很難有良緣了更何況是皇家的女兒?宜妃為了女兒不成為權利裡的犧牲品,不惜犯下欺君之罪,從女兒一出生就讓她女扮男裝。想著讓女兒等將來找機會脫身。

我知道在這個時代欺君可是要滅門的,從這就可見她有多愛著這個女兒了。

我坐在樹下正想的入了神,突然身上的陽光被遮住了,我愣了下一擡起頭。

看見來人是誰後我立馬把笑容掛了起來,

「師傅,是您啊!您啥時候進宮的,徒兒啥不知道?」嘴巴甜點沒有壞處的,嘻嘻。

「囈,母妃你怎麼也來了?」我後知後覺地發現宜妃也站在我的面前。

「皇兒,你怎能坐在這裡,成何體統!快起來!」母妃生氣地說道,??我好像又犯了大忌!哎,本性難移啊。

「是。」我一拍屁股站了起來。

「你呀,怎麼失憶了就變了一個人似的?還好你外公有先見之明請你師傅帶你出宮去治療。」

「啥,我能出宮了?」我嘴角的笑容藏都藏不住。

可是不到一秒我就把笑容收回來了,「但要『出宮去治療』恐拍也不是短時間能回來的。」宮裡這邊要怎麼交代?

「我和你外公自有對策,然兒,別當心。」

「那我怎麼時候能出宮?」我到這世界快兩個月了還沒看到宮外長的是啥樣的,我有點迫不及待的想出去看一下。

「今天就跟你師傅出宮,你現在沒了記憶留在宮裡……。」後半句被她給省了。我意會到她的語意,點了點頭。

宜妃轉身背著我,拿著絲帕搽了擦眼角。這孩子從出生到現在都沒有離開過她半步呵,這次一個人出宮也不知道她會不會不習慣?

4 辰家山莊

「師傅,師傅我們要去哪裡啊?」我一邊倒退著走一邊問著師傅。

「……」哎,還是不說話?

「師傅師傅,為什麼你頭髮是銀色的?」我嘟著嘴笑問。

「……」

「師傅啊,你啥就不跟徒弟說說話,徒弟好無聊啊。」

「……」

「師傅……」

「……」

經過這麼多天的觀察,我發現這個師傅好像從來沒有把某件事放在心裡過,表面看起來是如水般地淡然,實則他是個什麼都不會關心的人,

可是為何本來要帶我去霏雨谷的,卻又突然間師改道了?

辰家山莊?要不是它大門匾上寫著是『辰家山莊』四個字,我還以為我又回到了皇宮呢。

「刖神醫,你來了……」一位六十上下的老者嗚咽地望著我家師傅。噫呀,你一個大男人幹嘛有這種表情,好像是盼情郎似的。

「辰莊主你這是?」我師傅淡淡的眼眸中有著不解。

「……一言難禁啊,刖神醫,請那裡去看一下……」老者好像很難起齒的樣子。

老者的話剛說完,蔚藍的身影合著風從眼前一晃而過,空氣中只留下淡淡的一句:「你在這邊等著,不要亂走。」

師傅人呢?

我呆呆地望著那消失了師傅的空間發愣,天哪,師傅的武功到底有多高啊?

不過有熱鬧可看而不看那就不是中國人了,我其能在這裡空等?

我隨著師傅消失的方向追了過去。當我走到花園時總覺得這裡怪怪的,但是哪裡怪又想不起來了。

我搖搖頭,繼續前行。突然我被眼前的情景嚇傻了──

「嗯!啊啊……」只見一男子衣著完整露出跨下粗長的慾望。那慾望早就脹得鮮紅髮紫,幾滴晶亮的露珠,已從頂端滲了出來。一名全身赤裸的女人主動分開雙腿,鮮紅的花穴,全然展露出來了。我的臉都羞紅了。

又見男子用手握著硬得像石頭的慾望,抵著女人的花唇往前一挺,粗大的巨頭,猛然直闖而入,接著一沈身軀,一下便衝進了女人的深穴裡。在男子的急遽抽戳下,胯下嬌啼婉轉的女人,不住搖動著身軀,「啊!啊啊啊啊……」他一次重於一次的抽出插入,抽出插入,抽出插入。男子突然把慾望抽出,隨即將她翻倒在下,並將她雙腿推壓向前,把女人的雙膝壓在她豐滿的雙峰上,女人牢牢用雙手圍住自己小腿,男子提起巨棒便又往裡插去。

那肉棒不停進進出出,我看見那女人的兩片花唇也隨著抽插的動作翻進翻出……

「啪!啪!啪!啪!啪!啪!」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女子接受不住地高聲尖叫。

我睜大眼睛,

這就是做愛嗎?我第一次見就見著了真人秀。我的媽呀,我羞紅了臉,連忙把眼睛閉上,心裡念著「我是『好孩子』,我沒看到,我沒看到。」

我摀住眼睛想逃走,突然背後好像有人擋了我的退路,我回頭卻見是師傅,「呀──師傅,你嚇了我一跳」我心虛地叫道。學生被老師發現偷看三級片可能就是我這心情。嗚嗚嗚嗚我不要活了。

「不是叫你別亂跑嗎?」。

「對不起,師傅。」我見師傅的臉色不對就立馬低著頭認錯了。

「麟,我在前堂等你。」師傅對著那個男子的方向說著。

啊啊啊,他們知道有人在?

我的臉著火了,剛才我還直溝溝地盯著他們『那裡』看。嗚嗚嗚嗚

我們剛到在前堂不久,他就來了。

這麼快就解決好了?真是中看不中用啊,剛才見他那大條的肉棒還以為他的性能力很好呢。

「珞刖,你來了。」他朝我師傅了嫵媚地一笑。

師傅臉色沒變地微微點了點頭,淡然如仙的表情由於男子的出現而多了分人氣。

師傅跟他的關係一定很要好吧?不然師傅這樣的性子是不會特意繞過來了。

因為師傅的關係我不由得認真地觀察起他來──

尖尖的下巴,似笑非笑的雙眸,墨色的頭髮半結著直垂到腳邊的長長月牙白頭絲帶,再配上月牙白的衣服,飄逸而又高結。

這樣嫡仙似的人兒如果不是剛才親眼看見他在***,我還不真不敢相信他會做出那樣的事情來。

真是人不可藐相啊!

「珞刖,那裡你去看過了?」他擇著就近的太師椅坐下,半閉著雙眼問道。

我家師傅點了點頭。

「我找不出問題所在。要不是我有內功挺著,我恐怕也像他們一樣了。」他挫敗地歎了口氣,單手無力地揉著眼角。

「我暫時也沒有頭緒。」師傅淡淡的聲音響起。

就在這時,剛才那位老者走進來了:「主子,刖神醫。」

「老奴總覺得這事件太詭異了,我檢查過山莊裡的水源和一切生活用品都沒有發現問題。它到底是什麼毒也就無從查起了,而且僅短短三個月山莊裡已經有五百人慘死……老奴沒有法子只好請主子來,可是沒想到也累主子中毒了。刖神醫您一定要想辦法醫好我家主子,不然老奴就是死上一百次也不夠贖罪……」老者淚眼汪汪地向我師傅請求道。

「辰叔,這不是你的錯,你不要把什麼罪都往自己頭上扣。」麟無奈地說道。當初送辰叔這個山莊是為了讓他好好養老的。畢竟他一輩子忠心耿耿,到老也應當得到回報。沒想到山莊裡會出這種事。

「水源和生活用具都沒有發現問題?」那毒源會是什麼?師傅淡然的眼中閃過憂慮。

中此毒者剛開始會讓人認為只是中了春藥,但是後來無論中毒者如何交合都無法解掉這種毒,中毒者也會在不能停頓的交合中精力散盡而死去。更可怕的是這種毒還會傳染,和中毒者有過肢體接觸的人就可能被感染。所以麟事後命人把中毒者都處理掉了。只是當時麟已經中毒了。

突地一陣風刮過,我嚇了一跳,『啊』還沒叫出口,眼前又多出了一個人。我拍了拍胸口,這是什麼世界啊,我今天已經被嚇了三次了。

「主子,人已處理好了,不過後面又發現了中毒之人。不過這次中毒的人是……是……」那男子有所顧忌。

麟的眼眸冷了一下,「誰?」

「是,是辰小姐。」那男子說道。

「什麼?」老者臉色蒼白如紙。腳步不穩地後退幾步。

「珞刖,我們去看一下。」麟站起身,不等師傅應答就先行走出去。

我也跟著師傅走出去。

當經過剛才那花園時,我看見剛才和麟***的女子躺在著著火的柴堆上面──她已經死了?

我呆呆望著她的容顏,剛才還是鮮活的人兒一轉眼間就死了?她才十七八歲吧。我的心不知怎麼地就是緊得難受。剛才那男子所說『處理掉』的人是她吧?

為什麼?我不解地望著師傅。

師傅看到我疑惑地眼神,說道,「她已被麟感染了,如果不處理會有更多的人被感染。」師傅雲淡風清地說著,好像殺死的不過是一隻螞蟻。

那是人命啊,師傅,您怎麼看地那麼淡?『處理』兩字怎能用來行容人命?『她已被麟感染了』那說明在麟碰她之前她還是好好的,是麟碰了她,她才被感染。

為了『更多人』不被感染才被處理的?這也太強詞奪理了……

我心不在堰的想著事情時,我們走進了一座小閣樓裡,裡面傳來了一陣嗚咽聲合著呻吟聲。待聲音近了,入眼的是一張極其動人的臉,真是人間絕色啊。我想我如果是真的男人在這刻也許三魂已去七魄了。

「麟哥哥用力弄我啊......啊啊」她無力地呻吟著,看到我們的到來頓時羞紅了臉,可是快速抖動的纖細腰肢絲好沒有停下來的意思,一根銀色長玉條在她的穴內突隱突現.我忙把臉轉到一邊去,整個臉蛋變得辣辣的.

「麟哥哥幫幫我......啊......嗯.......」

「......」

我好奇得偷偷看去,只見她平躺著把雙腿大開,麟一隻手握著玉條快速地插著她的小穴,另一隻手把一隻鮮紅地快要滴血的蓓蕾拉長了快速抖動著......-_-|||非禮勿視,又把頭轉開了。

什麼麻,叫我們來就是為了看春宮?

丫的,要上床也要看有沒有人在啊,你不怕被人看我還怕長眼針呢。

我偷偷地瞄了師傅一眼,卻見他絲毫也沒有受活春宮的影響,只是目光幽遠地觀察起四周,好看的雙眉也不知被什麼困攏住,慢慢地皺了起來。

我望著他癡癡地傻笑,( ̄﹃ ̄)口水。我越看越覺得我家師傅好看了,怎麼辦?

怎麼辦?我好像越來越花癡了……

正當我在為我的花癡而苦腦時,耳邊傳來了麟弄穴的聲音「噗哧,噗哧,噗哧,噗哧,噗哧,噗哧,噗哧,噗哧,噗哧,噗哧,噗哧……」

我紅著臉對師傅說,「師傅,我先出去了。」

我也不等師傅答應一轉身就往外跑.

我出來後臉還是很炙.呼!我深吸了一口氣,心裡又不由傻傻地想像被男人操到底會是什麼樣的感覺?

一定很舒服吧?呵呵我果然是色女一枚.

5 淫毒花(1)

第二天我才知道辰小姐也死了。師傅說這種毒無藥可解,辰小姐只能處理掉。

「那麟呢?」我擡頭睜大眼睛問,麟會死嗎?.

「麟的武功修為不在我之下.他有深厚的內力護體,雖然他也中了毒,但是毒素還沒能進入他的體內。他憑著內力就可以把毒排出。」珞刖解釋完後,心中一愣。

他不是個喜於講話的人,就算是和最親近的師傅在一起時,他一個月所說的話也不會超過三句.

但……不知道出於什麼樣的感覺,只要是他問的,他都會回答。只要是他想知道的,他就會告訴他。……

這種感覺,應是從他失憶後開始有的吧?

失憶前的『他』是什麼樣子的?他不由得皺了一下眉,他苦惱地發現在他的腦海裡既然沒有關於『他』失憶前的記憶。

在他的記憶裡除了師傅和武功還有醫術外,其他的一切對他來說只不過是『物體的存在』而己,他淡然地過目即忘。

可是每當『他』甜蜜的叫著自己師傅時,他的心總會不自主得動了下。

那種好像『師傅』就是『他』的全世界的嬌憨神情讓珞刖心不由己的記住了這個小小的人兒……

***************************************************

在那個世界的教育告訴我,得了傳染病就把人殺了是不對的。

但是我又想不出辦法來解決這個問題,看著一個個的人死去,我心情很壓抑。都怪我在那個世界時太懶了,沒有學到多少有用的東西.

突然我靈光一閃,好像想到了什麼,「師傅在山莊外面沒有人種這樣的毒,是不是?」

「嗯.」師傅淡淡應道.

「那......為什麼不把人撤離山莊?只要人不在山莊裡不就沒事了?」我興奮得說道,

那樣的話就不會再有人死了。

「沒人在山莊裡,那我們怎麼找出毒源?」人撤離了找怎麼來驗毒?麟向我們走來.麟的嘴角掛著無謂的笑容.

我氣憤了,「可那是人命阿,你怎麼可以……他們本可以活地好好的,就這樣子死掉了,太殘冷了」拿人命來驗毒?人命在他心中到底算什麼?

「太殘冷?如果不找出毒源,也許將來的某一日整個國家的人都會被感染,到那時死得人會更多。」他不屑地說道,婦人之仁。

「……」我氣得說不出話來.人命又不是草芥,他憑什麼說得那麼輕巧?

「麟,你有問出怎麼沒有?」

麟搖了搖頭,「昨天她已經神志不清了,不過她說她沒有出過閣樓也沒有接觸過其他人.說明我們猜測的沒有錯,她可能直接觸感染源。」辰思思是辰叔最疼愛的女兒,為了她不被傳染,辰叔下令不許任何人接觸辰思思.連丫環送飯也都是隔著房門.在這樣地保護下按理說她是不可能會中毒的。

聽到這話後,我不由得錯愕了,那天麟跟辰小姐h是為了問事?

「你有沒有新發現?」麟問。師傅搖了搖頭。

由於閣樓中有重要的線索,我和師傅還有麟再次進入了閣樓。

「裡面的東西不要亂碰」師傅強調,我乖乖地點了點頭.師傅本來不讓我來的,可是我偏要跟來,人多知識多嘛,也許我能幫上忙呢!呵呵,我這人自我感覺特別好。

閣樓裡的散發著淡淡的幽香,這像極了昨天我在花園裡聞到的那種香味,只是閣樓裡空氣比較閉塞,那幽香味也顯得更濃些.我找尋著那幽香的來源,入眼的是一枝豔麗非常的花-朵。

我情難自禁地走近,它的美麗模糊了我的眼。不由自主地我伸出了手……

「別碰!」師傅突然厲聲喝道。

我嚇了一跳,身體不聽使喚地往前傾。

「啊!」我叫了一聲。那朵花也被我的手給壓扁了。

「花有問題。」師傅臉色不好地說道。昨日見此花時他並沒有把它放在心上,可是今日本該枯萎的花朵,卻依舊鮮豔如新摘得,就連香味也沒有變淡。這種違背了自然規律的花怎會不引起他的注意?

「難怪我們一直找不到毒源。」麟飛快地反應過來。這花太過普通,太過光明地存在在人們的視線中,所以理所當然的就成了人們查尋的盲點。

:-)有時候越是美麗的東西越有毒,越是光明的地方越黑暗……

「這花不會就是毒源吧?」我全身堅硬地問道。

*******************************************************

在這以後的三天裡我被麟隔離開來.我昨天還有些慶幸也許我沒有中毒,我這人運氣一向超好怎可能會中毒呢?可是現在我這是怎麼啦?我的意識漸漸不堪清醒,我好想脫掉衣服.但剩下的一點理智告訴我不可能以這麼做.

「嗯……啊……阿……啊……嗯」我意識模糊間聽到自己無意識的呻吟.

「珞刖,看來那花就是毒源了」隱約中我聽見有人在講話.

「麟,他畢竟是皇子.」脖子上冰冷的劍被抽離.

「他中毒了依然會死.」麟不以為然的說道。

「把他關到花園裡吧,讓他自然地中毒死去.」

珞刖心有些不捨,但僅是不捨而己。其實只要把他的內力傳十分之三給他,再幫他把毒逼出,他就會沒事了。只是他覺得沒有那樣做的必要,他心性一向冷淡,他人死活又與他何關?

「麻煩!那還要等待好幾天。橫豎都是死,現在死和幾天後死又有何區別?」在他心裡管你是皇子還是皇帝,該殺的就得殺!

只是讓他奇怪的是珞刖什麼時候開始認為皇子是殺不得?

珞刖看著孝然,心情複雜.以後再也沒有人甜甜地叫著自己師傅了.那種以他為全世界的感覺也會跟著消失了,想到這他不免有些失落。

那天也許不該讓他跟去閣樓的。

6 淫毒花(2)

我不知怎麼時候昏了過去.當我醒來時,我發現我正躺在花園的草地上.

本能的我把褻褲半脫露出自己的小穴,我用雙指把瓣唇往外微微分開,露出我的內陰,我把手指伸進去不停地抖動著.

「嗯……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嗯……嗯……」我無意識地呻吟著.

原來弄穴是這麼的舒服!可是手指好短好細啊我都插不到更裡面去,也不能有盛滿整個陰道的感覺.裡面好空好癢好難受啊.我好想長長粗粗的東西呵!如果現在有一根硬硬的東西來弄穴該有多好啊!

「啊啊……」來不及多想我的小穴又是一陣顫抖,哦我必須找到能插穴的工具.我一邊向前爬著一邊繼續用手指不停地在穴內捲動撬撥。

突然我眼角看見了一排木樁.我眼睛一亮.妙得是木樁上有和男人的欲物一樣粗長的小棍木棍釘在上面,而且經過武師的長年敲打。小根木棍外表已是非常光滑了.我爬過去,把手指從小穴裡撥出,扶著木樁站起身來,令我更興奮的是它的高度正好和我小穴的高度差不多。

我慢慢地把小穴挨近木棍,讓小穴貼著小棍子抖動起來。

即使小木棍表面再光滑它粗糙的紋理還是在的,我的小穴重重刷著那些紋理,舒服得我全身顫爽。磨著磨著小穴裡面的肉都收縮了起來。

我繼續沿著小木頭的紋理上上下下的磨擦著,點起腳尖放下,點起,放下。速度越加越快。

我挺動著腰肢讓小穴對準小木棍沈身。

「吱!」了一聲木棍己經全根而沒,直戳我的子宮裡.

「嗯……」我舒服地呻呤出聲來.我轉動著臀部讓粗長的木棍磨擦著小穴內壁.處女血隨著木棍往下滴落.我的臀部不停地往前晃動著.模仿男人弄穴的動作前後抽插著.

我雙手合抱著木樁,臀部不停的一高一低的轉動著,一會兒左一會兒右的畫著圈.陰道裡面的肉被磨得不停地哆嗦著,…啊啊…

小穴把小木棍緊緊地握在細縫裡,這樣好舒服哦。

「啊!」隨著慾望的飽和,我的意識漸漸回到了身體裡.我全身無力的把小穴掛在木樁上.不禁想起師傅說過中了此毒無藥可解……

那我是不是要死了?死了就能回到原來的世界還是會真得死了?

在生死關頭我不禁想這自然界中真得有解不了的毒嗎?我心裡本有著自己的答案,只是因為師傅說此毒無藥可解,所以我就理所當然地認定它必是無藥可解的.

呵,看來我對師傅的崇拜已到了不想思考的地步了,我忍不住地自嘲著。

其實自然界中的一切生命體都是相剋相生的,只有這樣它才能維持整個生物鏈的平衡.

就好比說在有毒蛇生長的地方,那裡就一定會有解蛇毒的草藥.因此,同理可證,有毒花生長的地方,一定會有解花毒的解藥……

我被關的地方正是花園,那天我好像有在這花園裡見過那種花。

不到最後關頭就不要輕易放棄,也許我還有一線活著的希望……-

啊~一波熱浪向小穴襲來,我來不及多想,對著小木棍又輕輕地擺動腰肢,來回不停地套弄著小木棍.「啊……」就這樣小木棍又插了我幾十下。

我舒服地拱起身子,不行了。雙腿再也站不住了.我鬆開緊抱木樁的雙手,把小穴從木棍上揪出來.

我無力地平躺在草地上,從旁邊拾起一塊有點像「凸」字的石頭,我把凸出的地方用袖子擦了幾下,然後把它凸的地方對準小穴凹的地方按了下去.「啊…嗯…」陰蒂被石頭狠狠地磨擦著。快感從小穴一直蔓延到全身各處.

我閉上眼一邊用手指把肉花瓣扒得更開,讓小穴更直接地磨擦著石頭上面的粗糙.另一邊用手上上下下右右左左地移動著石頭.

7 淫毒花(3)

我體內的慾望漸漸平息了,我奔跑向花園的出口,當我跑近想打開卻發現那門已經被封死了.我趴在門上,拉開喉嚨往門縫裡大喊:「有人在嗎?我要見我師傅,請去通報一下。」可是沒有人理我。

我從門縫裡明明看到有人在的。

我落寞地又喊,「我的毒解了,請去通報一聲。」

還是沒有人應聲。

「我說我的毒解了,你們聽到了沒?快去通報!」我心情煩躁地用力拍打著門板。

「公子,請稍等片刻,奴才這就給您通報去。」門外的人想這事關重大還是去通報一下,不然上面怪罪下來他們可吃罪不起。

不一會兒,我從門縫裡看到來了師傅和麟已經到了花園門前。我高興地叫道:「師傅,師傅!我的毒已經解開,您快放我出去啊!」

師傅震驚地和麟對望了一眼.聽『他』說話的語氣和精神狀態不像是中了那種毒的樣子.

「開門!」麟下令道.

門在我的眼前緩緩打開了,我終於有了再世為人的感覺了。緊張、無助的心情在門開的一剎那終於得到了解脫,我昏死了過去。

等到我醒來時,我正躺在床上.我下意識地看了下我身上的衣服。呼!還好,還是原來的那件衣服。

「公子您終於醒了,您已昏迷了兩天了,奴婢這就去稟報主子.」一個丫環的急急忙的跑了出去.

另一個丫頭見我要起身,就快速走過來扶起我的身子讓我半靠在床頭.

「兩天這麼久?」我撫著睡了有些痛的頭。「咕嚕咕嚕~」呃,我現在肚子好餓哦。

「我想吃飯.」我有氣無力地跟丫環說道。

「是。奴婢這就給您準備去。」丫環弓了弓身,快步得走了出去。

剛要進來的麟明顯地愣了一下.不由得失笑了,「你這小子,命都差點沒了.還只顧著吃.」

我嘟著嘴沒好氣地望著他:「再不吃飯才會沒命呢。」我合計已有四天沒吃飯了.

「你的毒是怎麼解的?」麟問道.他很好奇他是怎麼把毒給解開的,所以一聽到他醒了,他就馬上奔過來了。

我有氣無力地白了他一眼,說道:「等我吃完飯再說」-

***********************************************

我美美地吃著飯,吃飽後還不忘伸出舌頭舔了舔上唇.也許是太久沒吃飯了,我吃了很少就飽了.我生氣地望著桌上還剩下十分之八的美食,好可口,( ̄﹃ ̄)口水!為啥我就吃不下呢?

「哈哈,別看了.要吃等下再叫下人給你做就是了.你現在可以告訴我你是什麼把毒給解開地嗎?」麟打趣道。這小子還真可愛,難怪珞刖那天會捨不得下手。

我怒目瞪著他,這家夥就不能讓她多休息一下啊?「就算吃不了,看著我也爽啊.」

我又白了他一眼.「『毒』當是用『解藥』解的,這還要用問嗎?」我眨了眨眼,故意用不解地眼光看著他.

「那『解藥』你指的是什麼?」麟見招拆招道,氣定神閒地一隻手拿起茶杯,另一隻手用食指和中指撐著尖尖地下巴,似笑非笑的眼眸閉閉發著光地望著我,月牙白的寬大衣袖自由地滑落至手肘處.

哇,妖孽啊.一瞬之間競把風情發揮得如此淋漓盡致.要不是看過他兩次跟女人插叉,我還真要被他給迷惑住了.

歎,仙人般高雅的外貌,給他真是遭塌了.

「就是離它不遠處外貌像細竹的植物.但我可以肯定那不是竹子,因為它的顏色是紅的.」我嘟著小嘴,繼續瞪著滿桌菜色流口水.

「哦?那你怎麼知道它就是解藥?」麟疑惑深深地望著我.

我用袖子擦著整張嘴,翹起二郎腿,雙腿悠哉得抖動著.「猜得唄,在那生死關頭,我本來就聰明絕頂、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腦袋就這麼被逼得生出了急智.到現在我還不得不為我的絕頂智慧的讚歎不已呢!哇,哈,哈,哈……」我得意地笑我得意地笑.

麟好笑地看著我不停抖動地二郎腳,這小家夥真是可愛的緊.哪有人這樣誇自己的?「請說重點.」麟不得不提醒我.

「呃,我忘了.你剛才問我什麼??」我疑惑地問.

「??你怎麼知道那植物就是解藥?」麟無奈地歎了口氣,重新問了一遍.-

這人真不好玩!我見不能再滑頭了,也就正經地娓娓道來「……我聽人說過有毒蛇出沒的地方通常有醫治蛇毒的解藥,我想萬物都是相通的。即然毒蛇生長的地方會有解蛇毒的草藥.那麼有毒花的地方有沒有可能也有解毒的草藥呢?於是我就認真的觀察了毒花周圍的環境。」

-我停頓了一下又說道,「老天還是厚愛善良人的,在我快要沒耐信時,有兩隻老鼠爬過了那毒花,幾個時辰後我發現它們又爬回來拚命地啃著附近一種像細竹的植物.當時我猜它們定是在啃解藥了。」我雙手合起,無限感歎。

「你為什麼會那麼肯定?你就不怕老鼠啃得是毒藥?」麟用吹了吹茶水,漫不經心地問著。差點中毒死掉的人既然還相信老天厚愛善良人?真是個小白癡。

「你想啊,在平常時你把下了藥的食物放在老鼠面前它連聞都不聞就跑掉了,這樣聰明的小生物會去吃毒嗎?再說反正那時橫豎都是死,我試了還有一線希望,沒試就只有死了,所以我也就大著膽的吃了下去。如若是解藥那是我幸運了,如若不是那也是我的命該如此。」我一邊用手捏起一顆葡萄放進嘴裡,一邊滿不在乎地說著,其中的曲折和心酸只有我自己才明白.。

麟從來沒見過有人可以把「九死一生」的講得如此的雲淡風清,沒有悲傷亦沒怨恨,溶在其中的只有被逼無奈後的堅強,最後只是淡淡的一句『如若是解藥那是我幸運了,如若不是那也就是我的命該如此.』前一刻的他還是嘻笑打哈的可愛樣,後一刻卻是平靜如老者般似的睿智和祥和.如此心性的少年,世間少見.麟不禁有些喜愛如此的少年.-

「對了,我家師傅呢?」我還是忍不住心中渴望地問出口。

「這些毒花留不得,但是用普通的方法是殺不死的。只有請師傅配藥了。」這小家夥對珞刖還是挺留戀的。

原來師傅在配藥所以不能來看我?可是心裡為什麼會是堵堵的?

8 吃師傅的豆腐

霏雲谷

毒花的事件解決後,我跟著師傅回到霏雲谷。本來我和我師傅可以過著『兩人的世界』的,可是那討厭的麟也跟來了,我心裡很不爽得想著。

「小孝然,你在這做什麼?」麟看著他坐沒坐象的半靠在樹邊,雖然他一腳掘起一腳伸直的肢勢很好看,但這在皇宮裡卻是一大罪狀。真不知道他以前在皇宮裡是怎麼生存的?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麟一直叫我『小孝然』。我很煩他這樣的叫法。好像和他很熟似的。

見我不理他,他輕笑地坐到我身旁。頭又偷偷往我這邊靠。

「王八蛋,老虎不發威,你還真把我當病貓了。」我怒目對著他。「走開啦,你別來打撈我發呆。不然我對你不客氣了。」我不是那種會對人凶得人,麟這兩個月對我的好我又不是不知道,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在潛意識裡對麟就是特別的討厭,是因為在我中毒時他想殺我嗎?我茫然了。

跟他在同一個地方我總覺得很不安全,有時我會想就算現在他對我千般好,如果再有什麼像中毒那樣的事情出現他還是會手不留情地想把我給殺了,這樣的一個人怎叫我不害怕?

是了,也許我對他的感覺不是討厭而是害怕。是從心底深處生出來的害怕。

麟受傷的眼神藏也藏不住的留露在他那漂亮的眼眸中。

在這相處的兩個月裡,小家夥的一切都是那麼的吸引著他,他在知不覺中喜歡聽著他哈哈地大笑的聲音,喜歡看著他用嬌憨的語氣細細地跟珞刖話著他的心情的表情……

他活這麼久,還沒有人讓他如此的上心過。可是這一切小家夥都不理會,無論他怎麼表示,他對他的態度遠都是那麼的冷淡……

「孝然,進來吃藥了。」師傅淡淡的聲音傳來。

「是師傅,這就來。」我皺起眉,又要吃藥啊。孝然的記憶是找不回的,因為他已經死了,可是我又不能說啊,只能一帖帖地吃著師傅給我熬得藥。嗚嗚我的命怎麼這麼苦?

「師傅啊,藥都喝了兩個月了,我看我的記憶是找不回了,您就別再逼徒兒喝藥了,您看我舌頭都吃變色了,您看您看。」我一邊撒嬌地說一邊把舌頭伸出來。

「不行,做事不能半途而廢,你既然都已經喝了兩個月,就更不應該放棄了。來把藥喝了。」師傅淡淡地搖了搖頭。

我嘟著嘴,一口氣把藥給吞了下去。

「師傅,麟怎麼時候會回他的地方去?」都兩個月了,他啥還不走?

「麟的內力修為到了重要關卡,谷裡的環境適合他練功。」師傅回道。

那也就是說麟在短期內都不會離開谷了?

既然『山』不就我,那只有我來就『山』了。

「師傅啊,天天在谷裡很悶的,我們能不能出谷去遊瀝幾天?還說不定還會有什麼偏方可以治好我的病呢!」我擡頭甜甜地說著。不經意間師傅的幾絲銀髮飄到我的臉上,柔柔的。我不受控制地伸出手接住了師傅的頭髮……

師傅突然像是受了什麼驚嚇似的快速退了幾步。

「師傅,對不起。」我臉紅地底下頭來,我這是什麼了?

9 師徒矛盾

--------------------------------------------------------------------------------

那天過後,師傅很久都沒有跟我說話了。我很難過,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師傅,師傅,為什麼你不原諒我?

我兩眼朦朧,連看得東西都是水水的,是不是我哭了?喝,有啥了不起的事?真沒出息。

我坐在樹下的我忙把頭藏在了兩腿間,如果師傅看到我這個樣子一定會更討厭我的,我不要師傅討厭我……

「孝然,」師傅不知什麼時候站在了我的跟前,淡淡地對我說道,「以前師傅沒有教你醫術,趁著現在有空閒,你就跟為師學一點吧,也許以後對你有幫助。」

「好!師傅。」我高興的差點跳起來,呵呵師傅終於肯跟我說話了!雖然我這個人很懶,並不喜歡學東西。但是只要師傅跟我說話了。就算是師傅叫我吃草(#『′)凸,我都願意。

呵呵,我傻傻的笑著。師傅原諒我了,太好了。呵呵~~~

珞刖看著孝然的小臉又露出笑容來,不由的也跟著開心了起來,提在心尖的焦慮也隨之化解了。淡淡地笑容也露在他的臉上。

他那天幾乎是落荒而逃,這是他二十多年來從未有過的狀況。他生性平淡,就算是面對生死,他依然面不改色。可當時他心亂了。他不知道該用什麼心態去面對孝然。

其實看著『他』因他而難過的樣子,他不是不想去理,只是手忙腳亂的不知道該怎麼去理。……

「師傅今天要去採藥,孝然也跟去吧。」師傅在陽光下全身充滿了柔和的光,身後的銀色長髮隨風飄自由飛舞……

這是多麼秀人的景色,就像是從畫中走出的仙人一樣。

「……」師傅的唇一張一合。

「師傅,你剛才說啥了?」我走神了沒聽到。

「……,你一天就不能少發幾次呆?」師傅無奈地說著。「為師現在就要上山了,走吧。」

10 與師纏綿(1)

「師傅我走不動了。」我才走了一個時辰的路已經累的不行了,「呼,呼!」

「你在這邊休息一會兒,我到那邊去看一下。」師傅對我說道。

現在的師傅比以前我剛認識的時候多了份人情味,起碼我說累了,他會讓我休息。(*^__^*)嘻嘻,這樣的師傅讓我更喜歡。

我隨便找了棵樹,依著樹我坐了下來。閒閒的在地上摘了棵草,拿在手上轉啊轉。

突然有條蛇從樹上串進了我的衣服內,我嚇地大叫,「啊……師傅救我嗚嗚……」

「啊~──」我驚恐極地跳了起來.蛇受了驚嚇,張嘴就咬了我的蓓蕾一口.

師傅一聽到我的叫聲,立馬用輕功飛奔過來。「孝然!」師傅的臉色突然變得發白。飛快地摘了片樹葉朝蛇的七寸打去,前一刻還在不停扭動的蛇身突然變成了兩段。

「孝然,你沒事吧?」師傅飛奔到我的身邊,眼裡充滿了憂慮。

「我的乳尖被咬了。嗚嗚~……」我不停的抽泣著,我已經被嚇得不能思考。

師傅手快速的靠近我的衣服,我本想阻止師傅的動作,但是已經遲了,師傅已經解開了我的衣服.兩隻蜜乳跳了出來,兩棵粉紅色的蓓蕾在陽光照射下閃閃發光,左邊的一顆被毒蛇咬的蓓蕾變得比葡萄還大,而且慢慢發黑.師傅呆了.

「你是女的!……」他都忘了下步動作.

師傅飛快地從震驚之中醒過來,他把我的身體靠向他,兩手從我的腋下伸出用力握住我的左乳.然後用力一擠,乳尖溢出了黑血,順著我粉紅色的乳暈打轉,一滴一滴往下流.師傅沒等我有什麼反應,把我放平.張嘴就吸食發黑的乳頭.我這時才反應過來「啊~,不要~,師傅你也會中毒的……啊啊……」

可是為什麼我會覺得好舒服.

師傅把嘴裡的黑血吐了出來。「這毒流得很快,如果不用吸的,你會中毒更深。」說完嘴又吸上了我的乳尖。

這種蛇是淫蛇,它的一生幾乎都是在交媾中度過的,中毒之人不會有生命危險,但……會像中了春藥一樣,但是如果不交媾的話,她的腦袋會被慾望引起的高溫燒壞。

孝然,……。若是在以前,他只會任事情自由發展,但是現在……。現在他只會心疼,他只會當心,別的事他都沒法子想了,……

只能這麼做了,孝然……

師傅抓起我的雙腿,把我的褲子脫下,把它們向兩邊分開,看著細毛下己經淫水放浪的小穴,他不思考地把嘴堵上去,輕輕咬著陰核,師傅一邊用力的吸吮著陰核一邊用力地在陰核底下的細縫按壓著.「啊啊啊……」我被他弄得好舒服哦.-小穴不停收縮著……

*******************************************************

「師傅嗯嗯..」師傅插的我好舒服啊.我把手圈上師傅的脖子.全身因為師傅的撞擊而不斷顫抖著.

「噗哧噗哧...」啊啊.他不斷進出,每一下都進入我的深處.嗯嗯,我的蜜壺流出大量透明黏稠的汁液,在師傅大幅度的抽插下,順著師的欲物流出穴外,滴在了草地上.

師傅低吼一聲,瞬間將碩大撥了出來,讓我背對著他,攫住我的臀辦,把臀部提高,沾滿我的汁液的傘端重重插入我不停流水的細縫裡.「啊~^」我舒服地叫了起來.

師傅腰身一前一後的抽插著,每一下都頂到了最深處.我身子不斷發顫,「好深啊啊啊,師傅.我好舒服……」我把手伸向和師傅交合處的細縫,用兩指把細縫掰得更開,讓師傅的欲物插得更深,另一手拉扯著沒被毒蛇咬的右乳尖,我用的力好像要把它從我身上扯下來.

「唔,師傅好麻^……」我的小穴被填的好滿.

師傅突然放開握著我臀瓣的手,我灘軟地倒在草地上,師傅在我體內的巨大隨著我的倒下而被抽離了小穴.

「師傅?」我慾火難奈地叫著.師傅半跪在我臀邊拉起我的一條腿,胯下的欲莖貫穿了我.「啊」突然被插真的好舒服.

-師傅加快速度用力肏著我.「好深…好…」

「師傅…慢一點…我跟不上了…啊啊」師傅的每一下都撞到我的深處,又快又狠.我都不能呼吸了.

「啊……啊……」我不停地喘氣,不行了.在這樣被肏下去我會死的.

我用手推著他的腹部想把他給推開,可是師傅突然把我的身子轉了個圈,阿啊啊,我細縫裡面的肉也被他的肉棒絞了一圈,啊,舒爽地連我的陰核都直打抖。

「啊……啊……啊……啊……,師傅我的小穴都縮成一團了.你的肉棒會不會被夾疼?」我用力扒著細縫,讓穴裡的空間可以大點.「這樣師傅就不會疼了.」我呵呵地笑了.-

這個小東西自己都成這樣了既然還有心思心疼他?這樣的小傻瓜怎會不叫他心動?

在這世上只有她會一聲聲軟軟的叫他師傅,只有他敢懶懶的和他話著無關緊要的事情.

她用滿滿的依賴,全心的信任,把他的心給拴住了,心這輩子注定要為她沈輪了……

珞刖眼帶柔情地看著孝然.能被她深深地依賴著,好無理由的信任著,這種感覺讓他的心裡好滿足.

就算有一天他說太陽從西邊升起,她也會毫不疑惑的相信他──這樣的女子,怎不讓他想把她捧在手心裡?

師傅用手捏了捏我的蓓蕾,笑了起來,眼中全是滿滿地柔情「師傅只會被夾地很舒服,怎會疼呢?到是你接下來會很辛苦.」蛇的淫毒在她的體內己經發酵.剛開始她就受不住,接下來她一定會更辛苦.

「都是師傅不好,師傅沒有保護好你。」珞刖心疼的揉了揉我的頭髮.「不是的,不是的.這是意外.要怪就怪我改不了坐在樹下的壞毛病,如果我不坐在樹下,蛇也就不會掉到我衣服裡面去了……」我難為情地越說越小聲.師傅輕笑著擡起我低下去的下巴.「如果你可以了,為師又要開始了.」我腦裡轟了一聲,突然想到師傅還在我體內.然後整張臉都是熱辣辣的.人家好難為情呵.-

師傅低下頭吻住了我的唇,把舌頭伸進我的口腔裡把我的舌頭捲到他的嘴裡慢慢吸吮著.「嗯..」我被吻地發不出聲來。師傅身下的粗長不斷深入我的體內.「啪!啪!啪!……」啊~啊~啊!師傅的『兩隻袋子』隨著他的抽插動作甩啊甩地拍打著我與師傅的交合面.

師傅加快速度,更深更重得撞擊著我的細縫.

「師,……師傅,我的花瓣都快被你壓貶了……。你小點力,慢……,慢一點...」我喘著氣把舌頭從師傅口中抽出道.

「啊……嗯……」我的身體直打哆嗦.我舒服地受不住了.我微微退著身子想減輕師傅對我的撞擊力道.不然我會舒服極的死掉.但是師傅卻雙手把住我的臀瓣把我的小穴更用力地擠近他的肉棒.他臀部也更重地撞著-。

我的小穴.大腿也被拉得最開了,忽然他更快地撞入了幾下,就把慾望埋在我細縫裡,全身繃緊地瞬間射出一股熱流打進我的體內.我內裡被燙地自動收縮起來.啊啊,我也高潮了.我用手忍不住拉開我的兩片花瓣,讓欲莖能更加深入我體內.師傅還是不停止的抽搗著我的下身.慾望間歇地射出熱液,隨著繼續的抽插,有些熱液順著欲物被帶出穴外.在兩人股間交合處滴落……

11 與師纏綿(2)

我扒在師傅的胸前大口大口地喘息著,熱氣噴到師傅的胸膛被傳回我的臉上,癢癢的.

我輕笑著,覺得好玩的輕輕在師傅身上呵著氣.「呵!呵!呵!」

直呵到熱氣噴得我的臉癢的難受為止.

我擡頭望進師傅笑意深邃的眼眸中.

師傅真的很美呵,我自豪地看著我家師傅.手俏皮地扯著他粉紅色的乳尖.伸出舌頭輕輕地舔了舔.

師傅歎息一聲,滿臉寵溺的任我玩鬧著.

我伸出左手到下面還緊緊相連的結合處輕輕磨擦著,狀似不經意的抓住師傅的睪丸在手中不輕不重的擠壓著.

「啊......」師傅剛射過的肉棍迅速在我的體內脹大起來.

「師傅......你怎麼又把我的下面給塞得滿滿?」哼,原來師傅也這麼好色.

「不就是乖徒兒你勾引的為師的嗎?」師傅不認帳的輕笑著.

師傅伸手拈了拈我右那只沒被蛇咬的乳房,愛撫著被我扯紅的乳尖.

「啊啊,師.......師傅,我已經知道錯了.」

「知錯的太晚了!」師傅把我拉起吻住了我的小嘴.「嗯!」

-隨著身體被拉起,師傅的肉棍也被拉出了一大節.「啊」小穴裡的肉舒爽地不斷收縮著.

「師傅,我下面好舒服。」我在師傅大口中喃喃地說道.

「師傅知道,我的小然兒......」師傅輕輕放開我的嘴唇低呤著經咬著我的下嘴唇.

師傅雙手捧起我的臀部重重壓在他的肉棍上面.「嗯!」我舒服的彎下了腰.

「啊......啊......啊......」師傅挺起小腹一次又一次地撞擊著我的下體.我下體的陰唇被他撞得直發抖.

「師傅,我的下體是不是已經被你撞紅了?」我大口大口的喘氣著.,師傅幹得我太舒服了.

「嗯!小然兒讓為師給你看.」正說著,師傅就把我從他滴露的肉棒上抽起.「啊,師傅......」肉棒被抽離的一剎那,我爽地叫出聲.

師傅捧著我的下體對著他的方向,扒開我的陰毛用指腹細細磨擦著陰表面.

「是紅了,師傅幫你揉揉.」說著,師傅伸出指夾住我的陰蒂不停地左右撕拉著.

「師傅,不要......」我全身不停的抽畜著.

「小然兒,舒服嗎?」師傅溫柔地問.

「我好舒服,但是,但是......我想讓師傅也舒服......」我嬌喘著說道.

「呵,然兒,師傅的小然兒......」師傅抱緊我喃喃低語著.

連在插穴上也要『讓師傅也舒服』,這樣的女子怎會讓他不心動?

師傅滿足的抱著我翻了個身,把我像珍寶似的放在他身下.背上軟軟的衣物輕輕觸著我的肌膚,好舒服!-

師傅把我的雙腿向兩邊扒開,小腹一挺肉棍擠入我體內.

「啊......」我滿足地歎息著,雙手圈著師傅的頭,指尖從師傅的頭髮間穿過,我迷戀的輕輕撫摸著他柔軟飄逸的銀髮.閉上眼睛享受著師傅快速的抽插.

師傅一邊操著穴一邊用唇吻著著我的右乳頭,他伸出舌頭在我乳頭上畫著圈.

然後把乳頭整個含住,輕輕的啃咬著.「師傅,師傅......」我全身灘軟地躺在師傅身下呻吟著......

「然兒,夾緊我......」師傅喘息地把我的雙腿放在他的腰間.

我聽話的用雙腿夾著他的腰,水穴也因為這個動作更緊的吸著師傅的肉棒.

「嗯,小然兒不要吸得這麼緊,為師在你體內都不能抽動了......!」師傅寵溺的伸手扒開細縫,手指在穴口慢慢往裡伸進.

「師傅,不要!我會壞掉的。」我緊張的大叫.

「孝然相信師傅嗎?」師傅的額頭抵著我的額頭柔聲問道.

「我最相信師傅了。」我理所當然的說著.

「師傅是不會讓你壞掉的.所以小然兒不要怕.你只要享受就好,把一切都交給師傅.師傅會讓你很舒服的.」師傅愛憐的撫摸著我的臉.-

我慵懶地閉上眼睛,淡淡潮紅染在我的臉上,環緊師傅的脖子,乳房緊緊貼著師傅同樣赤裸的上身.原本堅挺渾圓的乳房,硬是被壓成了貶平的.兩顆乳頭輕輕磨擦著師傅的.....

12 師傅的柔情

當師傅背著我回到谷中時,見麟正坐在石椅上悠閒的飲著茶水.

風倒吹著他墨黑的長髮,絲絲秀髮在空中漫天飛舞著相互纏繞......

長髮雖然繚亂了,他卻更加嫵媚動人......

他擡起似笑的眼眸,驚訝的望著我們.「不是說要去採藥?」麟不解的問。

「然兒被蛇咬了,」師傅淡淡地解釋,「藥沒來的及采。」

師傅輕輕地把我放在石椅上,伸手細心地幫我理了理因趴在他背上而有些起皺的衣服.

麟看得呆了,珞刖何時會這般對人?

麟不禁回憶起小時候有一次一窩幼鳥被風從樹上刮落,那些幼鳥後來都死了。

其實當時只要他們把幼鳥放回窩裡,那些幼鳥就不會活活被凍死了……

但他們誰也沒有那麼做……

後來他們的師傅看到了幼鳥的屍體,問他們為何不救?

麟回答說:「它們身上黏乎乎的髒死了,何必為了它們把手給弄髒了.」-

珞刖只是淡淡地說了一句他人死活與我無關。

他們的師傅聽了後長歎一聲搖了搖頭……

冷情如斯的人怎會突然關心起他人?

以珞刖本性如果他發現孝然被蛇咬了應該會『冷眼旁觀』,然後『繼續把藥採完』這才是正常情況。

而不會因為孝然被蛇咬了就『背』他回來,連『藥』都沒來的及采,還『輕輕』放他坐在椅子上?再幫他整理起皺的衣服??

師傅拿起石桌上倒扣的茶杯,盛滿了一杯茶水,輕輕的遞給了我.

「謝謝師傅.」我不覺有什麼不妥地接過.就著茶杯緩慢的飲著.

「咳!咳!」麟好像被嗆到了.

我不解的看著麟,今天他怎麼怪怪的?

我聳了聳肩,不理他.我翹起了二郎腿,繼續飲我的茶.

額,茶水還沒喝完,肚子脹得難受,好想上廁所哦.汗!我有些不好意思地對師傅說:「師傅,我有事先離開一下,你們慢慢聊阿.」我跋腿就往茅廁那邊跑去.

珞刖望著孝然往茅廁跑去背影寵溺地笑了.他自然的坐在孝然剛坐過的石椅上,順手拿起她喝了一半的茶就著杯口緩緩地飲了起來

「砰!」一聲,麟的茶杯掉到了地上.

「珞刖,你那個杯子,是孝然用過的.」麟『好心』地提醒.

「嗯!」珞刖答了一聲,沒有停止飲茶的動作.

麟嚇傻了,這還是珞刖嗎?

不過他很快就恢復過來,「皇宮裡三天後會有人來接孝然回宮。」要是他,打死都不可能去喝別人的口水.

珞刖拿杯的手一緊「查出是什麼原因了?」

「說是皇帝生辰,要所有皇子都出席.」麟中指一下輕一下重的敲著桌面.

「宜妃應該知道皇帝生辰,」珞刖眼神疑重的盯著茶水,靜靜地分析著,「她卻讓我帶著孝然來谷裡看病,這可能說明先前皇帝的生辰,然兒都沒有出席過.」-

「我決定跟然兒一起去京城。」他擡眸說道,既然不放心那就把她帶在身邊吧!

13 與師纏綿(3)

回宮己經三天了,我趴在宜妃的腿上,無聊的玩著手指.

哎,師傅今天啥還沒來呢?

「......然兒,然兒?」宜妃搖了搖我.

「啊?母妃,什麼事?」我迷糊的問道.

「哎,你這孩子真不知該說你什麼好呢?」母妃慈愛的用食指點了點我的額頭.

宜妃撫著我的頭髮耐心地說道,「明日就父皇的生辰了,你在宴會上切不可像上次那樣蠻撞.知道嗎?」

我點了點頭,回抱著宜妃的腰.

「然兒,」師傅淡然地聲音傳來了.

我忙從宜妃的腿上蹦起,跑向師傅.「師傅你來了。」

「母妃,我跟師傅去練功了。」拉著師父向我的寢宮跑去.

我跑得氣喘噓噓,卻見師傅依然氣息平和.「師,師,師傅,你啥都不喘吶?」

師傅好笑的望著我,「學武功後自然就不會喘.」

自從她失憶後,叫她跟他重新學起,她總是想盡各種法子來推脫。

「師父啊,學武後會長肌肉的,那多難看啊!」我癟了癟嘴.

「誰說的?師傅就沒有長什麼肌肉?」師傅寵溺的笑著.-

「個人體質不一樣啊,師傅你練不長不等於我就不長啊,再說師傅你的肉都給練『結實』了啊,如果我的肉也練的那麼結實……」我點起腳尖鉤住師傅的脖子,擡頭認真的望著他:「師傅如果我長『結實』了,你一定不能不要我。」惡!這句話太像那個『如果我變醜了,你還會要我嗎?』我啥時也變的如此傻氣???

師傅回抱著我,滿足的對我說,「師傅不會的……」

「額,師傅你台詞說錯了,你應該說『無論你變成什麼樣,我的心永遠不變。」我搖了搖頭調皮地糾正道。

「然兒……」師傅輕輕擁緊我。這樣肉麻的話師傅怎會說?

我的唇主動吻上師傅的……

「師傅你的唇很好吃。」我用手抹著師傅的唇,輕聲低語道。

師傅輕笑著,把我抱到椅子上站著,這樣我小穴的高度正好和師傅欲物的高度一樣。師傅用手輕輕分開我的雙腿,脫下我的褲子,半掛在臀邊,只讓私密的小穴暴露出來。

師傅也隨之把他炙熱的欲物露出褲外,然後用它輕輕的摩擦我私密

 

 
相关文章
  • 男女啪啪啪(www.051av.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声明:本站特为除中国大陆以外华人设立,由于中国大陆法律限制,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观看,传播。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