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性爱小说 >> 淫荡人妻 >> 内容

老婆被人輪姦

时间:2019/11/8 19:59:54

我今年才32歲,原本,我是一名人人羨慕的年輕企業家,

26歲退伍以後,我從事貿易工作,打從一開始的小批發商做起,

經過五、六年的努力打拼,現在擁有一家300多名員工的小型企業。

四年前,我認識了我生意夥伴的女兒,

當時我還沒什麼錢,只是一名兩手空空充滿抱負的年輕人,

她父親,也就是我的丈人,那時對我說,因為他欣賞我做事肯努力,所以把女兒介紹給我認識,

她叫欣儀,當時只有24歲,大學剛畢業,在他父親的公司裡頭擔任文職,

細緻、白皙的皮膚,櫻桃般的小嘴,還有迷人的雙瞳,

雖然欣儀沒有高挑的身材,不過也擁有一雙勻稱光滑的雙腿。

兩年多前,我丈人的公司發生財務危機,因為周轉不靈欠下龐大的債務,

最終公司倒了,我丈人也一病不起,在他臨終之前,交代我要好好照顧欣儀。

當時,我在病床前保證說:[也許我無法給她從前優渥的生活,但我會努力讓她過得很好]

丈人很放心的將欣儀交給了我,希望我們早日完婚,但,來不及等我們成婚,丈人就先離開人世了。

丈人死後,只留下了欣儀與她的哥哥弟弟,以及龐大的債務,由於債主還是會不斷的騷擾,

於是欣儀便將弟弟送出國讀書,而大哥一個人獨力承擔父親留下的債務。

至於欣儀,她與我結婚後,我們生活一切重頭開始。

經過我努力奮鬥之下,現在我也擁有了自己的事業,

沒有辜負我對丈人的承諾,我要讓欣儀日子過得更好,

我對自己現在的生活,感到滿意也很驕傲,

我常帶欣儀出席各種交際場合,最常聽見人們對我說,

[陳董,我們之中最好命的就屬你了,擁有事業,又擁有那麼年輕美麗的妻子]

這當然他們會這麼說了,

畢竟跟我們一起出席這種場合的,多半都是年過半百的企業家,

他們打拼了大半輩子,才有今天的地位與成就,而我才32歲,欣儀也才28。

我相當沈醉在這種氣氛之中,宴會場合內,我美麗的妻子總是眾人的目光焦點,

欣儀總是場合中,最美麗的老闆娘,不時也可以發現,

許多的大老闆都會偷偷的瞄她,因此,人們對我印象就特別深刻,我也拿到了不少的訂單。

三不五時,跟這些老男人上酒店談生意,

酒過三巡後,他們總會揶揄我,

[留那麼美麗的老婆在家,自己出來談生意找小姐,老婆會不高興,下次我們去你家談就好,再請嫂子陪我們喝幾杯]

我總認為他們在開玩笑,並附和他們:[這有什麼問題,各位老闆愛怎麼喝,我太太就怎麼喝]

[輸的脫一件,嫂子玩不玩?]眾人喝醉了,講話也口無遮攔,大笑地說。

旁邊又有人附和著說:[我們在喇叭店玩的,嫂子玩不玩?]

常常大家喝醉了,就喜歡拿我老婆開玩笑,不過我也習慣如此了,至少我老婆在場時,

他們還是很有禮貌的問候,畢竟他們也是我的客戶。

我的兒子出生一年了,欣儀很快恢復到懷孕前的身材,

凡是假日或空閒時,我總喜歡帶著老婆孩子到處遊玩,

現在,我們過著甜蜜的小家庭生活,妻子、兒子、金子,我都有了,

這不就是男人最理想的生活嘛?

結婚一兩年,我也很滿足我的房事,欣儀是個保守的女人,我是他第一個男人,

第一次跟她做愛的時候,她很排斥,費了我很大的口舌才說服她試試看,

當時,我貪婪的親吻著眼前美麗動人的女子,雖然她是我女朋友,我還是感受著她身上散發出的處女香氣,

進入的時候,由於陰道太緊,我花了一點力氣才完全征服她的小穴,

插入的過程中,

她不斷地喊痛,要求我停止,但我當時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不管她的喊叫,硬生生的奪走她的初夜,

那天之後,一個多月的時間,她不敢再與我作愛,因為她覺得很不舒服,她怕痛。

如今,當初的小女孩也已經嫁給我了,也幫我生下了一個孩子,

對於做愛,也不像從前那樣羞澀,經過我兩、三年來的調教,

現在,叫她幫我口交她也接受,

我們一家人,常到處旅行,

對於我這美麗的妻子,我也沒有浪費了她的青春,

每次回到飯店以後,一定要和她溫存幾回,用我的精液滋補她。

雖然她是我的妻子,但對於她的美色,我還是無法自拔,大概就像其他人看到她一樣,

想要愛撫她、疼惜她、與她性交,享受她的身體。

我很驕傲有那麼美的妻子,每次和她做愛,我都有股優越感,

路上有多少人看見她,想要與她做愛,這麼多的大老闆想要一親芳澤,

可是,他們都無法接近,她的身體只屬於我一個人,只有我能親吻她、在她身上得到肉體的滿足。

可惜,好景不常,一場突如其來的風暴,破壞了我美好的生活,

我被大客戶倒債兩億多,馬上又必須支付國外廠商貨款,一時之間,周轉不靈,

開出去的許多支票都面臨跳票的危險,在我四處奔走之下,雖然商借到不少資金,

但一樣無法填平這兩億的大洞。

剩下的金額大約還差8000多萬,可以借的朋友、銀行我全借光了,

這不夠的8000多萬裡頭,有一半是要支付員工薪水的,公司已經欠他們兩個月薪水了,這個月,不能不發了。

因為我急需用錢,所以朋友也透過關係幫我尋找金主。

有天,好消息傳來,我的客戶王老闆,介紹了一位財大氣粗的金主給我認識,

並且表示,對方願意低利率借我8000萬週轉金,

我聽了很不可置信,難不成這就是我生命中的貴人?

我馬上打了通電話給王老闆,希望王老闆晚上到我家中說明清楚細節,

晚上吃飽飯後,欣儀在廚房內切水果,王老闆與我坐在客廳中談論著,

王老闆:對方願意這麼做,也不是沒有條件的。

我:[他開出什麼條件?

王老闆:對方叫做雷董,他在一次宴會場合中見過你,對你和嫂子印象深刻]

我:歐?那我真是太失敬了,對於這位貴人居然沒有印象]

王老闆:可,可是,,,

我:怎麼了?

王老闆:雷董願意出錢幫助你,是因為,,,

我:你就別吞吞吐吐了,原因就跟我說一下。

王老闆:[其實,他對嫂子很感興趣,他很欣賞嫂子。

我:[不要開玩笑了,這算什麼條件]

王老闆:[雷董說,你需要用錢,他很樂意幫助你,只是他也有一定的需求,如果不需要的話就算了。

我:[他那什麼需求?性需求嘛?要我把老婆拿去賣?不要開玩笑了]我很生氣的對他咆嘯。

王老闆:[我知道這種要求很過分,但對方就是這個意思]

我:[我再自己想辦法,幫我謝謝他的好意,說我不需要這筆錢了。

三天後的晚上,欣儀哄小孩睡著之後,我和她也一起上床睡了,

欣儀靠在我的肩膀上,她手緊緊的握著我手,似乎有點心事,

我:[怎麼了?有心事嗎?]

欣儀:[今天,我聽到打掃阿姨在說,她們這兩三個月沒領到薪水,小孩的註冊費快繳不出來了,而且,還有人的家裡有很多長輩、小孩需要撫養,沒發薪水他們快過不下去了。

我:[嗯,我有請朋友幫忙,應該很快可以調到資金。

欣儀:[前幾天,王老闆來,不是有人願意借我們嗎?

我:[嗯,只是對方開的條件太離譜了,我們承擔不起

欣儀:[什麼條件?

我:利息高了點。

欣儀:其實,,,其實,,,其實我有聽到你們的對話。他們想要我,對不對?

我:別開玩笑,我怎麼可能拿妳當交換條件。

欣儀:我知道你很愛我,但是,,,但是,,,現在公司300多個人沒有薪水領,等同有三百多個家庭生計會受影響。

我:我知道,所以我這幾天都在外面奔波。

欣儀:假如你,,,假如你接受的話,,,你就跟那雷董周轉看看吧!

不可能我心裡很煎熬,我怎麼可以把自己老婆送上別人的床,還要對對方恭恭敬敬。

欣儀:只是一個晚上而已,沒關係的,這樣三百多個家庭都可以維持他們的生活。

我怎麼可能這麼做]我心裡很難過,但我暫時真的想不到別的方法,

欣儀:我會做好保護自己的措施,你放心。

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不,,,,,我內心不斷的掙扎,

欣儀不斷的對我進行勸說、催眠,

欣儀:這關過了,我們還可以繼續我們美好的生活。

不要,,,我不準妳上別的男人的床,不可以上別人的床]我眼淚不自主的落下,

欣儀:我一直都會是你的,就這次,為了全公司、為了我們的家庭,你接受一下好嗎?

真的,,,真的沒辦法了嗎?]我問著自己,難道說,真的只能讓我老婆去陪人家睡一晚嗎?

隔天,我掙扎了很久,不斷猶豫到底該不該這麼做,欣儀看我心神不寧,主動拿起我的電話,

找了王老闆的電話就撥出,我想將電話搶下,但被欣儀比了個手勢打斷。

王老闆:[喂,陳董找我有什麼事?

欣儀:喂,王老闆您好,我是陳威的太太,我叫欣儀]

王老闆:[啊,是嫂子阿?有什麼事嗎?

欣儀:關於上次你在我們家講的事,陳威跟我溝通過了,我接受。

王老闆:歐,是嘛?陳董怎麼突然回心轉意了,嫂子真是深明大義之人。

欣儀:[那你可不可以幫我們安排一下與雷董見面的時間。

王老闆:[這當然沒問題,雷董知道後,一定會很高興的。]

欣儀禮貌的寒暄了幾句就掛上電話,

欣儀:放心,我不會有事的。

我很無奈,內心百感交集,我最愛的妻子,居然為了我,願意和完全不認識的男人上床。

我抱著欣儀痛哭,我對不起她,居然要她做如此犧牲。

雷董約了今天要來我家,

一早欣儀就將客房打掃乾淨,看得出來她今天有些失神,常常不小心撞翻東西,大概是因為緊張吧,

而作為老公的我,又能做些什麼?

悲憤的心理,想到老婆今天晚上就要陪別的男人過夜,我還可以做些什麼?

走到附近的便利商店,找了最厚、最不容易破的保險套,

面對老婆要和別的男人上床,我居然只能到超商幫忙挑保險套?

好歹我也是一家公司的董事長,我老婆也算是千金大小姐出生,

我們居然淪落到這步田地?

晚上王老闆帶雷董來之後,欣儀在廚房裡忙著,

我們男人在客廳閒聊了一會,

雷董:[嫂子真是驚為天人啊]

我苦笑了一下,內心的掙扎,已經無法用文字形容,

接下雷董開出的支票後,

我:[王老闆,不好意思,可不可以請你先離開,日後我在答謝你]

王老闆:[也是,這種場合我也不便久留]

王老闆離去前還不忘說:[雷董,今晚好好享受啊,我先走了]

聽在我耳裡,真恨不得當場將他們斃了,這是我老婆,你們在我面前居然還敢大肆聲張。

最後客廳就剩我們三個,

我,雷董,欣儀,氣氛很尷尬,欣儀先說話:[雷董,謝謝您對我們的幫忙]

雷董:[嫂子就不必那麼客氣了,大家都是自己人]

雷董用著色瞇瞇的眼神不斷打量欣儀,看得出來這是一頭餓了很久的野狼,想不到再過不久,

我就要眼睜睜看著他吞噬我寶貝老婆,要在我老婆身上一逞獸慾。

欣儀先進了浴室洗澡,客廳留我跟雷董再對話,

我忘了我們聊些什麼,我滿腦子只有欣儀的身影,我想反悔。

欣儀穿著一件蕾絲睡衣走了出來,雷董當下看得目瞪口呆,直呼太美了,

[雷董,請您先進客房沐浴]欣儀顫抖的語氣說著,

雷董一站起身,就一把摟住欣儀的腰。

欣儀嚇了一跳,連忙掙脫,[雷董,請放尊重點,我老公在場]

雷董:[妳等等就要臣服在我跨下了,還計較這些。]

我敢怒不敢言,低聲下氣的對他說:[雷董,對不起,請對我妻子溫柔點,她沒試過別的男人]

欣儀眼神惶恐的看著我,好像要告訴我她不想做了,快說啊,欣儀,快說妳不想做了,

最後她給我了一個微笑,[老公,你放心,謝謝你]

雷董:[你放心,我會溫柔的對待嫂子]

欣儀那個微笑,還有那句[老公,你放心,謝謝你]似乎是在對我替她求情感到欣慰。

我默默待在客廳,看著妻子與雷董走進客房。好奇心作祟,讓我想一窺究竟,

但又不知道看見老婆在被別人姦淫的過程,自己受不受的了。

我心裡五味雜陳,還是走到了門邊,悄悄打開一點縫隙,可以看見裡面的景物。

欣儀真的好美,長相清秀出眾不說,現在臉上還泛著適才水氣蒸騰的紅暈,

微捲的棕黑色秀麗長髮披散在肩頭,晶瑩的水珠滑下,落在她所穿的純白連身蕾絲睡衣上,

畫出數道透明的蜿蜒;全身肌膚潔白無瑕,宛若凝脂,身材修長;更重要的,她全身散發出一種優雅的氣質。

雷董聞到她身上沐浴乳和洗髮乳的淡香。站在欣儀面前半晌,伸出手,一把將她摟入懷中。

雷董精壯的雙手緊扣住欣儀纖細的腰身;她有些害臊,雙頰發燙,臉脹得通紅,可愛得讓人無法拒絕。

「嗚...」欣儀剛要開口,雙唇就被雷董牢牢封住,欣儀也被緊緊環抱著。

雷董的手在欣儀背後上下遊走,輕柔撫摸她每一吋肌膚,她的激情一點點逐漸燃起。

欣儀只覺有股熱流自小腹湧出,很快地流遍全身,燥熱讓她的身體開始不自覺地輕輕擺動。

兩具相互擁抱的身軀親密貼合在一起。

我下身的寶貝早也已昂然挺立,看著自己老婆在眼前被人玩弄。

雷董:[嫂子,妳的舌真香、真甜,這種香舌就要多讓一點男人嚐嚐才是]

雷董霸道的吻著欣儀,「嗯...」她喉頭發出連聲嬌喘,柔軟的聲音格外動聽,使雷董把持不住。

「呀~~」欣儀驚呼一聲,整個人已被橫抱起來,大步向床鋪移動,隨後雙雙倒在柔軟的床墊上。

雷董在欣儀的耳尖、粉頸和香肩留連親吻。她纖細的雙臂摟住雷董的脖子,

口中發出嬌喘:「嗯…」緊接著,雷董拉下欣儀雙肩上的細肩帶,雪白的鎖骨和胸口便露了出來。

我盡情看著著這幕,欣儀口中亦不斷發出輕哼。

雷董伸手握住豐滿的雙乳靈巧地揉捏,指尖逗弄逐漸硬挺的兩粒蓓蕾,並繞著打轉。接著以舌尖撫玩一番,最後再含住輕輕吸吮、啃咬。欣儀經不起這連番挑逗,她失聲叫道:「哈啊…嗚…」額頭上已滲出汗珠。

眼見上半身撫弄得差不多了,雷董將目標轉移至下半身。他在欣儀筆直修長的雙腿來回輕撫,發現已經冒出雞皮疙瘩,知道她的身體已興奮不已。

雷董慢慢撩起睡衣,欣儀還想用手遮擋。但比不過雷董的力氣,還是被掀至上腹,只穿著一條白色低腰蕾絲花邊棉質內褲的下半身盡入眼簾。

雷董輕輕拂過欣儀平滑的腹部,在凹陷的肚臍四周撫摩。指尖輕柔的觸感讓她全身搔癢,她不斷扭動身體,口中一直呻吟道;「啊啊~~不要...」

雷董看她已被挑起慾望,心中萬分興奮,手也移到雙腿間,隔著內褲撫摩禁地。

「嗚…啊…」欣儀全身一震,呻吟聲越來越急促。

雷董:[沒想到妳是如此敏感,才三兩下那裡就濡濕了。

雷董將手伸進內褲直接愛撫禁地,敏感的小核在搓揉下已然聳立,蜜穴泌出了蜜液,指尖開始感到黏膩、濕滑。「嗯~~啊......啊~~」欣儀已陷入無法自拔,仰頭喊道。

雷董二話不說,將欣儀的內褲褪至腳踝處,繼續探弄濕漉漉的下體。

她微閉雙眼,滿臉潮紅,帶著羞澀的表情,被恣意的挑弄,胸口的起伏更為劇烈。

雷董終於承受不住,悄悄拖去自己的褲子,翻身到欣儀上方,用膝蓋輕輕分開雙腿,堅硬的陽物頂到花蕊之上。

他並不急著進入,慢條斯理地在溫暖潮濕的花徑口徘徊,並輕觸嬌嫩的花瓣以及小核。「嗚...嗯...」欣儀呻吟聲再度尖起,晶瑩的蜜汁緩緩由蜜穴溢流出來,沾了雷董滿手,也稍微弄濕了床單。

看著欣儀被別的男人姦淫,此時我下身一熱,精液差點噴射出來,忍著洶湧翻騰的慾望,繼續看著雷董玩弄我老婆。

雷董低頭含住欣儀胸前的粉嫩蓓蕾,同時下身瞄準目標,一寸寸溫和地頂進她體內。

雷董:好緊、好窄,不斷吸附、包覆著我的寶貝。

欣儀:啊,雷董,請你帶套,我有準備保險套,不要再進來了

「啊~~」欣儀下身一陣刺痛,驚叫出聲,美麗的臉龐顯出一絲痛苦的神情,眼角還泛著淚光。

雷董這混蛋,居然不戴套就進去,我該不該去阻止他?

「欣儀,對不起,,,,,對不起,,,,都是我不好,,,,請妳忍一下,,,請妳忍一下。很快就過了,,,很快,,很快就過了」我心裡不斷的掙扎,看著雷董肏著欣儀,我崩潰跌坐在地上。

之後雷董更加堅定地挺入最深處,開始慢慢前後抽送。

「嗚...啊...啊~~」欣儀的嬌吟聲迴盪在房裡。

今天她第一次體會除了我之外的男人,這種被姦淫的刺激,使她的雙眼更加迷離撲朔,

豆大汗珠不斷從額頭流落。雷董已完全進入欣儀體內,下身一次次蠕動,力道也越見強烈。

雷董:[太舒服了,嫂子,太舒服了,年輕的陰道才有這種快感,啊,,,啊,,,]

欣儀:[啊,,,啊,,,啊,,,嗯,,,嗯,,,啊,,,啊,,,]

雷董:[這種扎實的感覺,太美妙了,陳董真好命,有妳這美嬌娘,啊,,啊,,爽快]

欣儀眼睛緊閉著,忍受著這老男人的姦淫。

雷董:[以後當我小老婆吧,有了妳,我今後不再上酒家了,我要天天與妳做愛]

欣儀:[雷董,請你不要這樣,,,我老公在外頭,,,]

雷董:[還是做我乾女兒吧,我幫你們個大忙,是該叫我一聲乾爹了]

欣儀:[啊,,啊,,,啊,,,,]

雷董:[乾女兒,爸爸厲不厲害,啊,,,啊,,,,女兒,妳的身體太美了,讓乾爹很滿意]

欣儀:[啊,,啊,,,雷董,請您不要這樣,,,]

雷董:[別害羞了,快,,快,,快叫爸爸,,,啊,,啊,,,太舒服了,,,真美的朣體]

雷董下身擺動逐漸加速,「哈...哈...」低吼聲搭配欣儀的嬌喘聲,兩人都已接近高潮。

雷董:[啊,,啊,,,女兒,,好女孩,,,爸爸要把精子全部給妳了]

欣儀:[啊,,,雷董,,啊,,別這樣,,不可以,,,不可以射裡面,,,求你,,,求你不要]

雷董:[快叫爸爸,,快求我啊,,,快,,,]

欣儀勉為其難:[爸,,爸,,爸爸,,,求你,,,不要射在我體內,,,]

雷董:[啊,,,我忍不住了,,,,乖女兒,,,,]

「喝...呃!!」大叫一聲,濃烈的熱流深深射入欣儀的穴中,而她此時幾近昏厥。

雷董慢慢將寶貝抽出,上頭還帶著血絲。

雷董:[嫂子,想不到妳的陰道如此的緊,把妳搞出血了,真是對不住]

看到這裡,我的老二也不爭氣的抖了幾下,噴出大量的精液。

雷董拿起幾張衛生紙,輕輕擦拭欣儀下體的精液與鮮血,欣儀高潮尚未完全退卻,身體還不時顫抖。當衛生紙拂過花瓣的剎那,她微微呻吟了一下。

雷董用手撥撥她額上披散的秀髮,抹去她的汗水,歉然說道:「對不起,嫂子。我太用力了。妳還好嗎?讓妳很痛嗎?」

我既疼愛又心痛,想衝上前去給欣儀一記最深情的長吻。想讓她小鳥依人倚在我懷中,感受我的關愛。

可我現在無法這麼做。

休息了一會以後,孩子的哭聲打破了寂靜,

欣儀強忍著下體的疼痛,拿起了浴巾批上,

[雷董,不好意思,孩子哭了,我先離開一下]欣儀羞澀地說著,

雷董:[妳先忙,正好我也可以休息一下,待會養好體力再好好跟妳敘敘]

欣儀低著頭快步離開房內,我趕緊跑回自己房間,若無其事的坐在床邊,

欣儀滿臉通紅,不自在地走進房內,抱起小孩。

[乖,乖,寶寶乖,媽媽在這,乖,不哭,,,]欣儀暗自落著淚。

[老婆,辛苦妳了,,,對,,對不起,,,]我哽咽地說。

欣儀一句話也不說,背對著我哄著孩子。

[他,他,,,雷董,他,,,他弄痛妳了嗎?]

欣儀背對我,哭著搖搖頭,[沒,沒這回事,你不用擔心我]

我起身站到欣儀後方,輕輕地抱著她還有我們的孩子,

我將欣儀的頭髮撥開,深情的吻了一下她的脖子,

想不到,欣儀脖子上,都是齒痕還有被吸吻過的紅斑,上頭也留下了雷董口水乾掉的噁心氣味,

[對,,對,,對不起,,,]我很慚愧,居然讓自己老婆為了錢,陪別的男人睡一晚,

欣儀:[好了,孩子又睡著了,,,我要走了,,,]

我:[妳,,妳,,妳還要回去?]

欣儀:[錢我們都收了,,,更何況也已經生米煮成熟飯了,,,在這時候總不能惹對方不悅,,,]

我:[我不要妳離開我,,,欣儀,,,不要離開,,,]

欣儀:[好了,別這樣,忍過了今晚就好,,,我先沖洗一下身體]

我:[他,,,他弄髒了妳?]

欣儀點點頭說:[他,,他射在我裡面],隨即進入了浴室,

面對欣儀離去的背影,我無助地癱坐在床上,

怎麼會變成這樣?

欣儀做了簡單的清洗之後,又進到了客房,

我倒了一杯酒,獨自坐在客廳中,

客房內隱約傳來聲音,

雷董:[來,來幫我含吧]

欣儀:[對不起,雷董,可,,可,,可不可以請您先做清洗。]

雷董剛剛肏完欣儀以後,只用衛生紙簡單地擦拭,並沒有特別清洗,

猙獰的龜頭上,還殘留少許精液與汗水,欣儀一接近便聞到噁心的腥臭味。

雷董:[還真是麻煩,肏妳們這種千金、名媛還真多要求]

欣儀:[他的味道,,,我,,我不敢接近,,,]

雷董:[他剛剛才從妳的身體裡面出來,有部分也是妳自己的味道]

雷董:[不管了,我直接就要,用妳香舌幫我清理清理,妳給我乖乖吃進去]

雷董一把將欣儀抓起,將他又髒又臭的陰莖壓在欣儀臉上磨蹭,不時又將龜頭抵在欣儀鼻子上,

雷董:[怎樣?這氣味喜歡嗎?含進去]

欣儀強忍著臭味,慢慢地將雷董的陰莖含入口中,

雷董:[太美妙了,妳的舌頭真是軟,好舒服]

隨即,雷董開始規則性的擺動下身,抓著欣儀的頭,不停的對欣儀的嘴巴進攻,

雷董:[妳的嘴真小,一下就頂到喉嚨]

欣儀的嘴被堵著,只能不斷發出聲響,[嗯嗯嗯嗯嗯嗯嗯,,,]

雷董:[陳威這小子把妳調教得不錯,這麼美好的女人,就該拿出來給大家享用]

我心愛的妻子,正在被別的男人姦淫,

那男人毫不留情地用言語羞辱她,不停地用自己的老二在她身上尋找快感,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房內傳出肉體碰撞的聲響。

雷董:好,,,好,,,好爽,,,好爽,,,

欣儀:啊,, 啊,,,啊,,,啊,,,,雷董,,輕點,,,

雷董:好緊、好嫩的小穴,,,啊,,,啊,,,

欣儀:啊,,啊,,,

雷董:真美,真細緻的腿,,,

雷董:夾的我老二好舒服,,啊,,啊,,,

欣儀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好痛,,,啊,,啊,,,]

雷董嘶吼了起來[啊,,要射了,,,啊,,,啊,,要射了,,,,]

雷董將陰莖抽出之後,馬上往欣儀的嘴裡送,

腰身一頂,將龜頭頂在欣儀喉嚨最深處,隨機一股一股的讓精液噴出,

欣儀當場被嗆的難過,不停地咳嗽[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雷董:吞下去吧,妳讓我很滿意,今晚陪我睡,,,]

之後,除了欣儀的咳嗽聲之外,客房浴室也傳來了水聲,雷董進去洗澡了,

不久,客房的門打開,

欣儀走路不太穩,跌跌撞撞地扶著牆出來,

一頭的亂髮,滿臉的精液,嘴角、頭髮上,也看得出來有不少的精液噴灑痕跡,

她只用一條浴巾遮著上身,下體簍空,一雙潔白的雙腿就在我眼前,

大腿內側留下了一絲絲紅色的鮮血,混雜著淡淡白色的精液,慢慢地流向小腿,

看見她的小腿上,都是被吸允之後的草莓,也帶著不少的齒痕,

欣儀被淩虐的程度可想而知。

淩晨,

我獨自一人在房內睡不著,因為老婆就在隔壁的客房陪雷董睡。

我也不清楚自己是躺了多久以後睡著,

在我睡著前,不時還可以聽見隔壁房的做愛聲。

雷董使力的抽送欣儀,欣儀也不斷的呻吟。

隔了兩個禮拜過後,雷董資借的8000萬元如期的交付,員工的薪水也順利的發出,

但,在我還清他的8000萬債務之前,

我老婆欣儀,每個周末都必須與雷董做愛,活生生地變成了雷董的二房夫人。

 

 
相关文章
  • 男女啪啪啪(www.051av.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声明:本站特为除中国大陆以外华人设立,由于中国大陆法律限制,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观看,传播。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