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性爱小说 >> 武侠情色 >> 内容

我和妻子江湖行(外傳)

时间:2019/11/7 16:58:21

這是我和雨欣在外野遊時,云州城發生的一段插曲。

上來我先給大家再介紹一下云州城,云州城的地貌好像當今社會的四川,土地富饒肥沃,當地人性格溫和,且都善良好客。

父親龍蒼天貴爲城主,除了當今的聖上以外,可以說沒人再比他的地位尊貴。

父親精于政治,云州城在他的管理下,百姓們各個安居樂業,母親藍靈素親于子民,溫柔大方,所以我們龍家在云州城一直深受百姓的愛戴。

這日,風和日麗。

媽媽帶著兩名丫鬟走在市集的街上,她不像其他城主的女人那樣習慣整日的被人伺候,媽媽爲人隨和,且不拘小節,所以她常常會去市集,像平民百姓一樣選菜回家燒飯,時間長了,市民們也不再覺得稀奇,見到媽媽就好像鄉里鄉親一般,彼此熱乎的打一聲招呼。

只是在這些人中,偶爾有幾個貪戀媽媽美色的男人,會嚼一些閑言碎語,他們不知從哪聽說了外表秀麗端莊的媽媽其實是一個人盡可夫的騷貨,在她那身純白高貴的華衣下,躲著一具淫賤的肉體。

一個半大的男孩跑過媽媽的身邊,他在市集里長大,沒少聽過媽媽的風流韻事,情窦初開的他正對女人好奇,于是禁不住媽媽走路時扭動肉臀的誘惑,于是把沾著泥巴的手一下拍在了媽媽豐盈的翹臀上,發出了啪的一聲脆響,純白的紗衣立時被印上了一個黑黑的掌印。

身爲先天巅峰的武林高手,媽媽哪里會躲不開一個小孩的偷襲,只是她不願意躲,還故意微微的撅起屁股,讓男孩的手掌重重的落在了她的肉臀上。

周圍人的目光頓時集中在了媽媽的身上。

果然被打屁股的聲音很響,好像和我想的一樣呢,羞死人了,他們都在看呢,但不會猜到我是故意撅起屁股讓這孩子打的吧,真是的,都怪龍伯他們,調教的我越來越不要臉了,媽媽心里想著,表面卻洋裝怒意的抓住那男孩的手,男孩本能的拼命掙脫,卻不料媽媽的手像一只鐐铐般將他的手腕牢牢的箍住,媽媽道:「哪里來的小孩子?」這時,人群中鑽出一男一女,一下跪在了媽媽的跟前,驚恐道:「城母饒命!這是我……我家的畜生!」男孩道:「放開我!你干嘛抓著我啊!」他年紀小,顯然不知道他剛才的行爲要是發生在其他城母的身上,現在早已死過一百次了,他見媽媽抓著他的一只手,身前漏出老大一塊空隙,竟蓦地伸出另一只手抓上了媽媽的胸,乳房綿軟的觸感頓時令他的小心肝一陣狂跳,他的手隔著媽媽紗衣綿薄的細料,明顯的觸到一粒豆大的凸起,男孩雙指一擰,夾住媽媽的乳頭向外反卷。

「嗯……」媽媽雙眼眯縫的一聲輕哼,然后不由得放開了抓住男孩的手,明明可以躲開的,卻還故意把乳頭湊上去,我太放縱自己了,不過被這麽多人看著,這種感覺還真刺激,下面……下面都濕了……男孩的母親見到此景,驚駭之下,一把抓住自己的兒子,直接兩記耳光招呼了上去。

媽媽連忙攔道:「別打孩子,體罰解決不了問題,有些問題還需要慢慢教育。」她蹲下身子,輕撫男孩被打腫的臉,道:「被打疼了沒?」孩子委屈道:「市集上的大人都說你的屁股可以隨便讓人摸,隨便給人打,還……還可以讓人肏……」他說著說著,被冤枉了似的大哭起來。

「乖了,乖了,這不是你的錯。」媽媽一面哄著男孩,一面朝周圍幾個在偷笑的男人狠狠的瞪了一眼,那幾人看見媽媽生氣,連忙擠開人群,逃走了,當然,這些市集里的男人們也只是聽說,誰也沒有真的見過母親淫亂的場景。

就在這時,人群中站出一位紅頭發的虬髯大漢,他道:「騷貨就是騷貨,裝什麽聖母?」媽媽擡眼看去,只見他身材魁梧,足足高出普通人一半有余,大漢道:「在下普羅,人稱紅毛獅子,早就耳聞云州城的城母藍靈素,身材婀娜多姿,臉蛋絕美,今天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媽媽見他面容不善,將男孩和男孩的雙親攬到身后,對他們說了一句「快走」。

周圍看熱鬧的人似乎也感覺到紅毛周身散發的殺氣,下意識的都散開到了邊上。

媽媽站起身,輕輕拂去身上的粉塵,道:「閣下我第一次見,不像是我們城里的人,不知道來此地有什麽事嗎?」「沒什麽事兒,就是來云州城玩玩,順便想肏一回這里的城母。」虬髯大漢一身肌肉,立在嬌柔的媽媽身前,真猶如一頭雄獅站在一只母兔的面前。

媽媽道:「口氣好大。」她俏臉依舊一副大方的神態,身體里卻暗運內力,想用氣勁讓大漢知難而退,可不料那大漢的氣勁竟不在媽媽之下,兩者相較,媽媽只略微占得一點上風。

「看招。」大漢好像早有準備,他見自己氣勁壓制不住媽媽,率先發起攻勢。

媽媽伸掌相迎,一柔一剛,一如清水,一如烈火,氣浪相擊,頓時周圍粉塵四起,逼得旁邊不會武功的看客,都有些透不過氣來。

「吃我一拳。」大漢作勢一拳擊向媽媽的胸口。

「想的美。」媽媽細腰側扭,好似一縷清風般躲過大漢的進攻。

「賤婦!」

「打不過就罵人,算什麽好漢?」

言語間,媽媽的攻勢漸占上風,大漢雖落下風,卻也不見得一時就敗,他打得興起,興奮處的陽具高高的頂起褲裆,晃在媽媽的面前,竟讓媽媽不由得心神一蕩,好大的胯兒,堪比老公的還大,「哎呀!」高手比武,哪容得半分神差,大漢的鐵拳就在媽媽心弦波動的一刹那,猛的擊中媽媽的胸口,「嘭」的一聲悶響,媽媽的左面巨乳被打得明顯的凹陷下去,衣衫下的奶頭扁扁的陷進乳肉,居然硬生生的被逼出了白色的乳汁。

「哦……」媽媽只覺得天旋地轉,飛出半米之后,才勉強的站住身體,屈膝半跪在了地上,藍靈素啊藍靈素,難怪別人要罵你淫婦,都和人動手了還想著那事,她想著,又怪龍伯這幾年沒停的玩她,把她慣得好像成了一條整日只想著喝精的母狗,爲此,今日的媽媽終于付出了代價,本來只占一點上峰的她,受傷之后卻已不是大漢的對手。

大漢的臉上挂著淫邪的笑容,搓著自己的手,好像還在回味剛才媽媽乳房柔軟的觸感,他大跨步的上前,一伸手便想抓住媽媽的手腕,卻沒想到媽媽身子一側,翻手撩開自己的衣領,赫然露出一對雪白的大奶,大漢一定神,雙眼下意識的往媽媽的胸口望去,就在這時,媽媽右手成拳,一拳打在了大漢的膝蓋上。

「咔嚓」一聲,大漢的膝蓋骨立時崩裂,「哇哇」大叫著倒在了媽媽的面前,「賤婦!」他驚怒交集,側手想要抓住媽媽的腳腕,卻不料媽媽白嫩的小腳像泥鳅般滑不留手,只抓下了媽媽腳上的一只布鞋。

媽媽向后躍開兩步,周圍圍觀的群衆發出一片叫好聲,可就在媽媽剛剛站定的時候,忽然感覺到背后一股強大的殺氣,回過頭,只見一位極瘦如枯骨的男子站在她的身后。

「嘶」的一聲,媽媽身上的絹衣像碎掉的紙片般爆裂開來,周圍的人不約而同的發出一聲驚呼,驚呼不光是因爲媽媽的裸體,更因爲她肉體間纏緊的麻繩。

誰能夠想到,純白的衣衫下,尊貴的城母竟纏著一件與她身份極爲不符的淫蕩的繩衣,難道關于媽媽淫亂的傳說是真的?許多人不敢置信。

麻繩繞過媽媽一對鋪碩滾圓的乳房,勒住乳房的根部,將媽媽的一對奶子繃得好像兩只暴漲的氣球,難怪兩粒奶頭會在衣衫下凸起,讓剛才小男孩的手輕易摸到,媽媽本來就細的纖腰在麻繩的纏繞下更加的纖細,讓人盈盈一握,下體的麻繩跨過媽媽的恥丘,直嵌入她無毛的肥屄,將兩瓣陰唇勒得向外翻開。

更使媽媽難堪的還有,媽媽兩瓣挺圓的肉臀上赫然寫著「肉廁」兩個大字。

身底的秘密被人發現,一向冷靜的媽媽這時也慌了神,羞愧的雙手抱住自己的裸體,蹲在了地上,心里一面怪龍伯他們太壞,定要把她綁成這樣,才許她出來逛街,一面又暗罵自己無恥,這下城母的名譽定然掃地,以后說不定真的會像剛才男孩所說的那樣,自己的肉臀可以隨便被人玩,隨便被人肏……到那個時候……自己該如何面對……但或許……那樣也不錯……啊……我在想什麽……是不是瘋了……「都出來吧。」枯骨般的男人一聲令下,隨后只見十幾個身影好像同一時間的閃現在了衆人的面前。

「鬼……鬼哭狼嚎!」人群中忽然傳來一句驚恐的男聲。

或許紅毛獅子的名頭媽媽沒有聽過,但鬼哭狼嚎的名聲世人多少都有耳聞,他們無惡不作,惡貫滿盈,爲首的一個叫厲鬼,另一個叫餓狼。

剛才那個撕碎媽媽衣服的枯瘦男人想必就是厲鬼,那餓狼呢?不會是躺在地上的大漢吧?當然不是,只見一位身姿極婀娜的妖豔美人,邁著像野獸一般輕盈的步子走到媽媽的面前,她一身勁裝,最特別的是腳上沒有鞋子,取而代之的是好像現代才有的一雙黑色的絲襪,深色襪頭下的玉指若隱若現,這人正是餓狼冷霜苒,她道:「素聞云州城藍靈素端莊美豔,實際卻是一個淫婦,看來這傳言都是真的呢。不過我看你嗜虐的程度,還不如我。」她說著拉開自己的衣衫,只見一對不算碩大的乳房上布滿了密密麻麻的鞭痕,兩粒小巧的乳頭上各穿著一只銀色的乳環。

媽媽略一吃驚,沒想到眼前這位看起來年紀輕輕的姑娘就是餓狼,不過她那嗜虐的程度自己也不是沒有試過,或許比這個更刺激的自己也體驗過,只是鞭痕始終會退去,烙傷終將會愈合,現在看不見了而已,如果要比對于虐戀的喜好,還說不定誰更強呢。

霜苒見媽媽不動聲色,不知道她心里其實在暗暗較勁,霜苒解下纏在腰上的軟井,原來是一條長鞭,長鞭帶著倒刺,讓人不寒而栗,手起鞭落,鞭子向一條毒蛇般竄向媽媽,媽媽本能的向旁急閃,卻不料那長鞭好似有生命般咬住媽媽不放,眼見鞭子就要落在自己的身上,急閃不掉的媽媽忽然心起一個念頭,只見她竟迎著鞭子,撅起了自己的屁股,「啪」的一聲脆響,鞭子結結實實的落在了媽媽的臀肉之上,一陣鑽心的疼痛之后,緊跟著是一段刻苦銘心的快感,這個決定自己好像作對了呢,媽媽心想著,然后只覺得全身好似過電般的一陣酥麻。

在旁人看來,媽媽的表情好似十分的痛苦,可只有她知道躲在表情背后的自己其實在享受,不!或許還有人知道她此刻的心理,那就是霜苒,喜好被鞭虐的她,怎麽會不知道鞭子給予身體的快感,她邪笑道:「舒服嗎?是不是還想要?」媽媽的臉上浮起兩片紅暈,霜苒的話明顯說中了她的心事。

長鞭接二連三的抽打在媽媽毫無保留的裸體上,乳房、肉臀、乳頭、甚至小到只有豆粒大小的陰蒂,也留下了長鞭肆虐后的足迹,鞭上的倒刺像刀片一樣割開了媽媽身上的麻繩,然后帶起紛飛的草屑,隨風飄落,威力足以駭人。

「真令人難堪呢,明明可以用手遮擋卻故意露出奶子和屁股讓我來抽,好不要臉,既然這麽想要,不如就把你的臭屄和賤奶再挺高一點吧,對!就是這樣,哈哈哈!敏感的乳頭最想要吧,還是陰蒂呢?是不是屁眼也想體會一下,哈哈,現在我就來滿足你,你這條喜歡被虐的母狗!」媽媽滾在地上,竟在鞭撻下無恥的達到了高潮,肉穴噴出的淫液,被長鞭帶得四散飛濺。

霜苒的長鞭好像無盡的肉欲將母親吞噬其中,媽媽卻似條發情的母狗般,在長鞭下歡樂的馳騁,很快,媽媽的嬌軀上被印上了一道道的鞭痕,可她卻貪婪的還想要更多更多……甚至無恥的撥開自己的兩瓣陰唇,向著霜苒分開雙腿,擡高屁股,讓急速甩動的鞭稍直接鑽入了陰道……「啪啪啪啪!」鞭稍在媽媽的肉壁間來回彈擊,抽得媽媽嬌軀直顫,繃緊的雙腿伸得筆直……嗚嗚……好像抽到子宮了……嗚嗚嗚……好痛……但……又好舒服……就是這種感覺……嗚哦……嗚哦…又……又要高潮了……「保護城母。」一時愣神的兩位丫鬟這才反應過來要保護媽媽,她們紛紛拔出腰間的長劍,可是她們的劍還沒有握熱,立時各發出了一聲淒厲的慘叫。

只見一名丫鬟的身體竟被一根長矛刺穿,長矛從她的下體穿入,然后從嘴里穿出,頓時要了她的命。

另一名丫鬟則被卸去四肢,在地上蠕動沒幾下后,慘死在了當場。

「不!」原本好像快要失神的媽媽蓦然間痛呼,這兩名丫鬟常年陪在媽媽身邊,對于媽媽來說就好像知心的妹妹一般,她們的死,讓媽媽立時間清醒,說真的,如果丫鬟不死,媽媽很可能就此沈浸于霜苒的鞭撻而無法自拔,多虧了她們。

媽媽奮力躍起,不顧傷痛,與接連高潮后酸軟的身體,急扭浪臀,向殺死丫鬟的兩個男人攻去。

兩個男人一個刺長矛,一個揮砍刀,一個對準媽媽的下體,一個對準媽媽的四肢。

媽媽不管怎麽說也是先天巅峰的高手,雖然受傷,也不至于完全失去還手之力,噗的一聲,令人驚異的,那長矛竟應聲戳進了媽媽的屁眼,並隨著她身體的顫抖,往她的屁眼深處滑去,男人嘴角挂起一絲惡毒的微笑,然而就在這時,契機又發生了轉變,長矛被媽媽縮緊的屁眼牢牢的箍住,竟再也深入不進半分,這正是媽媽欲擒故縱之計,她不等男人應變,一把揪住他的頭發,拽到自己的身前,正好迎上他同夥揮下的砍刀,頓時鮮血飛濺,男人哼也沒哼便被砍死在了當場。

大漢一愣,跟著發出「哇哇!」怪叫,抛下同伴的屍身,疾步沖向媽媽,滿臉血汙的他看起來極爲慎人,媽媽向后躍開,不與他正面相抗,每次當他砍刀揮空后,側身擊他軟肋,兩人斗得極快,在一般人看來,此時的媽媽仿佛在一道道白光中跳著裸舞,一對傲乳如海濤般上下顛簸,柳腰忽閃,雙腿大開大合,有時還蹲下身子,雙手撐地,好像坐在男人的身上般,慫恿浪臀,胯間屄縫隨著媽媽蹲下的動作,張開成爲一只肉洞,陰道里蠕動的壁肉清晰可見,叫人熱血沸騰。

城民們只看見媽媽淫態四溢,都在想一向端莊的城母原來也會做出這般火辣到極點的動作,卻不知道此時的媽媽和大漢其實斗得萬分凶險,稍差些許,可能就會被對方要了性命。

大漢久攻不下,加上性格急躁,已是氣喘籲籲,等他心覺不對,想要退后緩和一下再戰的時候,卻發現自己居然停不下來!好像有一股無形的力量趨勢著他繼續揮刀砍下,揮刀砍下……嗚啊!大漢驚出一身冷汗,卻不知道爲何如此!

「來嘛……跟著我繼續……不要停……嗯……」媽媽的嬌媚語聲好像一縷無形的悠風吹進大漢的耳朵,在大漢的腦海里回蕩。

「不!這是什麽聲音!身體!身體爲什麽不聽使喚了!啊!」大漢發了瘋似的亂砍亂揮,再看這時的媽媽,只見她雙腿分開的蹲在大漢的身前,挺高著屁股,一手支地,另一只手柔緩的愛撫著自己胯間的濕穴,手指在肉洞里進進出出,發出「噗吱噗吱」的水聲,挑逗陰蒂,將肉嫩的豆芽搓圓捏扁,雙腿似因爲刺激而微微顫抖,輕扭的腰肢帶動巨乳,形成一波波的乳浪,勃起的奶頭好似兩粒小舟輕搖飄蕩,秀美的俏顔在這一刻變得妖媚入骨,牙齒輕咬嘴唇發出著「嗯嗯」的嬌吟……媽媽這一招正是她在先天巅峰時自創的媚功,要不是因爲情勢緊急,相信媽媽絕不敢當著這麽多人的面使用。

但反過來講,媽媽當時創出這套媚功的時候,就沒有想過將來用它時的窘境嗎?或許她早就已經有所準備……「哦哦!高……高潮了……」只見媽媽蓦地挺高自己的肉臀,雙腿幾乎180度向外張開,並在一起的三根手指大開大合的在蜜穴中抽插數下,拔出時,一大股淫液從媽媽陰唇外翻的肉穴中激射而出……這高潮的場面,讓周圍許多暗自手淫的男人,都射出了精液。

「啊!啊啊!」大漢在一聲怪吼之后,像塊大石般的轟然倒地,渾身竟像是被抽干了水般的虛脫而亡,他到死也沒明白,其實他是中了媽媽的媚功。

「還等什麽!給我殺啊!」厲鬼見到此景尖聲爆喝!

周圍身影瞬間散開,一時間人群的慘叫聲此起彼伏,本來圍著看熱鬧的人們全成了刀下的亡魂。

血水像從地下冒出的泉水般,從城中蔓延開來。

「哈哈哈!」厲鬼殘酷的笑聲。

***********************************這時的父親正和家將們在大殿的側房內開例會,忽然一個滿身是血的兵卒破門而入,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說道:城……城主……不好了,有……有人屠城……爸爸向來處事不驚,無論多大的事情也是面不改色,他扶起地上的士卒,單掌運力,將一股柔和的真氣輸入士卒體內。

「慢點說。」

要知道真氣對于練武之人來說好比血液更重要,父親的此舉,不由得讓家將們對父親的尊敬又多了一分。

可就在這時,那倒在父親懷里的士卒,蓦然拔出藏在腰間的短刀,刺向父親,父親沒有防備,短刀直沒至柄,跟著士卒不等周圍家將反應,跳起來接二連三的點穴封住了他們。

士卒一聲長笑,那聲音妖媚澀骨,卻變成了女兒聲,她撕下臉上的人皮面具,露出一張絕妖豔的俏臉,正是霜苒,她道:「都說云州城龍蒼天英勇神武,我看不過如此。」爸爸忍著傷痛,道:「哪來的歹人,爲何行此卑劣手段?」霜苒聽罷,「哈哈」浪笑道:「小女子微不足道,可不比你龍蒼天威名赫赫,不過你說我卑鄙倒是講的不錯,要有興趣,不妨再多美言幾句。」一名被點穴的家將,忍不住罵道:「好不要臉!」「要你多嘴!」霜苒擡起一條秀腿,那只被薄絲裹住的嫩腳,在家將的胯間輕輕一滑,那家將卻是一聲慘呼,跟著胯間濕成一片,透明的精液摻著紅色的血液從他的褲裆間滲出,「噗通」一聲倒在地上,並暈死過去。

「住手!」爸爸道。

「你是在求我嗎?」

「不,我只是想告訴你,不要隨便傷人。」

「告訴我?你憑什麽告訴我?」說著,她猛的抽出腰間的長鞭,往父親揮去,「啪」的一聲,本想要父親好看,卻沒想到爸爸竟徒手握住了長鞭的鞭稍,跟著手一運力,就要搶過她的鞭子,霜苒身子急轉,周身繞進長鞭,瞬時間將長鞭勒過自己的雙乳、胯部,將自己與長鞭捆成一體,伴隨父親的拉扯,霜苒發出妖媚的呻吟,一聲浪過一聲,直聽得旁邊的家將們激起一身的雞皮,腦中淫念四溢,胯間雞巴腫脹。

「小心她的媚功!」父親提醒衆人道。

再看霜苒,一對不大的奶子被長鞭勒的向外暴突,蜜穴處深深的凹陷下去,陰唇的輪廓在褲料下清晰可見。

爸爸急定心神,並催動內力抵御。

好厲害,想不到受了這麽重的傷,還有如此驚人的力量,更讓霜苒吃驚的還在后頭,本想受傷的父親內力定不會支持太久,卻不料父親的內力不但來勢生猛,而且連綿不斷,她心中一凜,再想掙脫已然晚了,身上的長鞭越纏越緊,乳房越勒越漲,好像要爆掉一般,卡在屄里的長鞭,像把利刃般切割著她的恥丘,似要將她的肉屄切成兩塊,還有漸漸收緊的小腹,「呼呼!」已經透不過氣來了,「嗚……」好像到極限了,霜苒不由的張開嘴,本能的拼命呼吸,卻無奈喉嚨好像被什麽堵住似的,吐出的舌頭伸的老長,大量分泌的唾液從她的嘴角不自覺的往下淌落,人似逐漸失去意識般的翻起白眼。

「撲哧撲哧」幾聲悶響,淅淅瀝瀝的黃湯伴隨著透明的尿液,從霜苒的褲腿間滲出,淌在地上霎時間積成一灘,霜苒好像條快要被吊死的母狗般抽搐起來,雙腿亂顫著倒在了自己的糞湯中,扭動、痙攣……「就快得手了!」家將們的心里都暗自爲父親加油,可是就差一點,蓦然父親噴出一大口的鮮血,剛才刺入他身體的匕首上有毒。

長鞭立時間松開,僥幸逃過一劫的霜苒趴在地上,不住的咳嗽與喘氣,無論是誰想必這時都會后怕,可是看霜苒的表情,卻好像一臉的滿足,猶如剛剛達到了一次前所未有的高潮。

等她慢慢爬起身時,周圍的家將們都是心中一寒……***********************************城中集市。

原本其樂融融的景象,此刻全然變成了一副地獄的場景,地上到處是人的屍體,橫七豎八,老人、婦孺,甚至還有剛剛滿月的孩子。

厲鬼使得是一柄長劍,長劍細而尖,好似一根鋼針。

媽媽沒帶武器,隨手拾起地上的長劍與之鏖戰。

厲鬼的劍又快又準,劍劍指向媽媽的要害,眼見媽媽招招處于下風,但每次又逢凶化吉。

如果論實力,厲鬼與媽媽可以說是不分伯仲,只是媽媽事先受傷,又接連與兩人拼斗,所以不敵,但幸運的是,厲鬼殺人,引得衆人鳥獸散,少了旁人的干擾,媽媽的羞恥心頓時大減,將集中力全部放在了厲鬼的身上,催人心魄的媚功那是使得玲離盡致。

每擋住一劍,媽媽都像是被人插入般的呻吟一聲,那扭擺的身姿,就好像在男人的懷抱中蠕動,嬌美、滿含春意的神情,相信無論哪個男人都會不禁沈浮在她的胯下……「來啊……用你的劍吻我……插入我的身體,把我送上快樂的巅峰……來啊……我想要你……」媽媽的呻吟像一首遙遠的歌聲般回蕩在整個集市。

厲鬼的劍越使越快,但他漸漸感覺不對,眼前好像出現了幻想,他的長劍還握在手里,卻猛的驚見媽媽的屁眼里竟插著一把與他一模一樣的長劍,媽媽趴在地上,正像條母狗般,向他一步一扭的慢慢爬來,厲鬼閉上眼睛,催動內力抵御媽媽的媚功,可是那畫面卻好像能夠透過他的眼皮一般,依然晃在他的面前。

「嗚哇!」厲鬼心知大事不妙,他嚎叫著想讓自己清醒過來!

「來吧!讓我們一起達到高潮!」此刻的媽媽正蹲在厲鬼的身前,看著他發瘋般的原地亂揮長劍,媽媽一臉癡態,她的整只手都伸進了肉穴,肉屄恍如變成了一只被掏爛的柿子,兩瓣陰唇誇張的向外翻開,大量的淫汁順著她的手腕溢出肉腔……本來拾起用來抵御厲鬼的長劍,此刻被她劍柄朝內的塞進了自己的屁眼,劍指向著厲鬼,隨著媽媽扭擺的身體,一晃一晃……「嗚哇!」厲鬼還在掙扎,他感覺周圍的空氣好像都在慢慢凝結,越來越難以呼吸,「嗚哇!」他雙手扯開自己的衣衫,暴露出堅實的胸膛,啊!好難受,渾身好像在火力炙烤一般,好熱!好熱!又是「嘶」的一聲,厲鬼的褲子霎時崩裂,胯間的陽具仿佛一頭巨龍般昂首挺立。

媽媽的媚功正到緊要關頭,只差一點便要讓厲鬼精盡人亡,可就在這時,一股雄性極騷極淫的味道刺進媽媽的鼻息,另她的嬌軀觸電般的一抖!是男人的氣味,是男人肉棒的氣味!「嗚啊!」媽媽一陣心亂,半閉的媚眼忽然像似被一股強大的力量迫使著睜得滾圓,只見眼前肉棒不住跳動,好似一柄長槍般挑刺著她的心弦,「嗚啊!不!不要!」媽媽的媚功霎時間功虧于潰,內里反噬身體,好似一把烈火將她燃燒吞沒!

嗚嗚!好想要!好想要!我要肉棒!讓我舔,讓我吸!我要!媽媽流著口水,像條好幾天沒有進食的母狗般跪在厲鬼的腿邊,雙手抱著他的大腿,眼里滿是他跳動的肉棒,只要一口也好,讓我舔一口,媽媽的舌頭順著厲鬼的腳趾一直舔上他的小腿,求求你,讓我舔!讓我吸一口肉棒吧……嗚啊……媽媽伸長著舌頭,像個快要渴死的人般,向往嘗一口厲鬼的肉棒。

厲鬼差一點就死在媽媽的媚功之下,不過他沒有后怕多久,馬上又露出得意的神情,他用腳踩在媽媽的臉上,然后順著媽媽流出的口水,滑上她高聳的乳房,用腳趾夾住勃起的乳頭,向上拉扯,媽媽躺在地上,任由厲鬼的亵玩,只爲能討厲鬼歡心,好讓他同意施舍一口肉棒給自己,就算是包皮里面的汙垢也好,對于此刻的媽媽來說,也是一頓美味大餐了。

「云州城是我的了。」

厲鬼將一根黑色的繩子繞過媽媽的脖子,然后拉住繩子的末梢,像牽狗般牽著地上爬著的媽媽,媽媽四肢著地,頭向前擡著,伸長著舌頭真似變成了一條任人馴服的母狗。

***********************************厲鬼牽著媽媽,大踏步的走進城殿。

「霜苒!你在哪里?」

「我在這!」聽見霜苒的聲音,厲鬼心中一喜,看來她也搞定了。

走入大殿旁的正堂,推開門,只見霜苒坐在父親的身上,厲鬼定睛瞧了一眼父親,發現他雖已敗在霜苒手下,卻也不失大家風范,一臉的肅穆,這人就是龍蒼天了,父親周圍的家將們,要麽躺倒,要麽半跪,都是一臉被封住穴道后的痛苦模樣。

媽媽則跟在厲鬼的腳邊,隨他一起爬進正堂,父親看見裸體且恥辱的母親,饒是他處事不驚,此刻也不禁脫口喊了一聲「靈素!」媽媽身子一抖,爸爸的聲音在她耳里聽來仿佛五雷轟頂!老公對不起!對不起!我控制不住自己,不要看我,不要再看了……「嗚啊!」媽媽的情欲好似被爸爸火辣的目光所點燃,老公……你是不是覺得我很下賤?是不是覺得我不配做你的老婆?是的,我不配,我沒有資格,我是個只要大肉棒就能夠滿足的女人……「嗚啊啊!」媽媽全身戰栗,好似一個毒瘾發作的人般,抱住厲鬼的雙腿,「求求你!求求你給我肉棒!我要舔!嗯嗚嗚……」厲鬼看著口水四溢的癡母,對著被坐在霜苒身下的爸爸淫邪的一笑,然后將肉棒送進了媽媽的口內,媽媽好像一個餓了很久的人般,雙手捧住厲鬼的肉棒,拼命的又吸又吮,舌頭卷住棒身,來回的吞吐……「嗚嗚!好香!好吃!嗚嗚!好美味!」厲鬼看著表情複雜的爸爸,心說,妄你龍蒼天一世英雄,不知我鬼哭狼嚎的厲害手段,那年武林大會,你不但不邀請我,還目中無人說我不請自來,又說我厲鬼品行不正,不算武林中人,他媽的!你龍蒼天算什麽東西!今日我就要你好看!奸你老婆,殺你滿門!然后砍下你們的腦袋,再去龐少主那兒領賞!哈哈哈!

「給我起來!」厲鬼說著一腳踹起媽媽,然后讓她背過身子,撅起肉臀,「噗」的一聲,厲鬼的陽具毫無阻礙的從后插進了媽媽的肉穴,好緊致的屄穴,還有一股莫名的吸力,周圍的壁肉好像不斷卷緊的肉刷般刮擦肉槍,怪不得江湖上盛傳龍家得了兩只絕世好屄,原來如此!

「龍蒼天!你好好看看!你這淫婦老婆正被我奸得爽呢!看看她的賤樣!」厲鬼下身炒著媽媽的嫩木耳,並一把抓起媽媽的秀發,令她被迫的擡起頭,面向父親,厲鬼道:「好好看看你老婆的癡樣!連白眼都翻起來了呢!是不是被你老公看著讓我肏很刺激啊?是不是被我肏的很爽啊!」厲鬼說著,用力裹打起媽媽的肥臀,發出一連串「啪啪」的脆響!並要媽媽說出下流的話來刺激父親。

「嗚嗚!老公!老公!不要怪我!我……我好舒服!哦哦哦!再打我,用力肏我,不要停,我需要肉棒,嗚嗚!好舒服!舒服死了!」「靈素!不要慌亂!穩定你的氣!」武功卓越的父親從媽媽的表情間,不難看出她氣息混亂,正因爲是被自己內力反噬的結果,所以連忙出聲提醒。

然而此刻的媽媽卻是根本聽不見分毫,她在厲鬼抽插下陰道一陣陣的縮緊,隨之傳來的便是無盡的快感,腦海里滿是自己背叛丈夫的墮落情欲!

「高潮!啊啊!我到了!肏死我吧!肏爛我吧!啊啊!」媽媽的腳尖刺激的向上踮起,屁股大力的往后撞去,連著發出幾聲「啪嗒啪嗒」的脆響,厲鬼的肉棒次次到底,幾乎頂上了宮頸!媽媽瀉出的淫液伴隨厲鬼抽插的肉棒,「噗噗」的向外翻湧。

媽媽的高潮持續不斷,嬌軀好似粘在高壓線上般戰栗不止,雙腿更是顫抖著幾乎要跪到地上。

「賤婦,就這樣死在我的胯下吧!」厲鬼說著,惡毒的催動內力,連續點震媽媽敏感的g點,讓她的子宮超負荷的劇烈收縮,洶湧而來的高潮一波強過一波,狂跳的心髒再也支持不住這高節奏的身體刺激,如果再這樣下去沒幾秒,媽媽定會死于心力衰竭!

「你這條發情的母狗啥時候背著我,偷偷找公狗去了?」一直沒有吱聲的龍伯忽然對媽媽喊道。

是誰?誰在叫我?這聲音好熟悉,好似在哪聽過?可是在哪呢?好像是在床上!是龍伯!是他!昨天晚上還和幾個男人一起輪過我,他們肏了我的肉屄還肏了我的屁眼,最后把我脫光了抱到老公的房間,老公在批閱周章,看見我進來都傻眼了,不過他沒有生氣,臉上的表情變得比我還要淫蕩,看見我偷人,好像還挺高興似的,龍伯和另一個男人一前一后的抱著我,把我夾在中間,好像一片三明治般的,我抱著龍伯的脖子,雙腳騰空,他們的雞巴好像兩根木樁似的直往我的屄里和屁眼里亂捅,嗚嗚……就是這種感覺!

媽媽心頭一震,忽然像似清醒了過來,高潮立止的媽媽反身抱住厲鬼,將他按倒在地,「你不是要我嗎?現在我就來給你!來啊!啊!」媽媽騎在厲鬼的身上,用屄穴套弄著厲鬼的肉棒,不過這時她已然換了一副神態,取而代之的厲鬼大驚失色,他怎麽也沒想到就快精盡人亡的媽媽怎麽會蓦地對他發動反擊,這……這不可能!

再看龍伯是一臉的虛驚,自己以毒攻毒的辦法看來是奏效了,家母果然就吃這一套。

「霜……苒……霜苒……」被媽媽壓在身下的厲鬼擡頭想要抓住最后的救命稻草,可是他卻猛的發現,坐在爸爸身上的霜苒忽然彎下了腰,她那褲腿之間竟破著一個大洞,爸爸的雞巴正直直的插在霜苒的肉屄之中,天……天呐……原來從厲鬼沒有進屋之前,就注定他已經敗了,霜苒坐在爸爸的身上,故意夾緊腿的坐姿,其實是因爲不想讓厲鬼發現自己正被爸爸抽插的肉穴,而得意忘形的厲鬼也恰恰沒有注意到這一點,還以爲霜苒打敗父親之后,把他當成人肉沙發來坐。

再談一談霜苒,她本性嗜虐,自以爲已經嘗便天下虐戀,卻不想今日爸爸讓她足足的體會了一番什麽叫做瀕臨死亡的快感,這使她大爲臣服,甘願教出解藥,爲爸爸解毒,並跟隨了父親。

之后,爸爸和媽媽便帶著一衆家將們沖回集市,將那些殘余的暴徒殺得片甲不留……***********************************「女俠請饒命!請饒命!」紅毛獅子一瘸一拐的從集市逃至街角,卻還是被媽媽抓了一個正著。

媽媽這時已穿回一身白衣,站在他的面前,一臉的肅然,「噗通」一聲,紅毛獅子竟一下跪到了地上,好似連磕頭的心都有了,全沒了當初那副叫橫跋扈的樣子。

「女俠饒命!在下有眼不識泰山,得罪女俠還請莫要怪罪!」「想死還是想活?」「當然想活,當然想活!」

媽媽「哼」的輕笑一聲,然后把嘴湊到大漢的耳邊,對她小聲的耳語了兩句,大漢聽罷,好似不敢相信的睜大雙眼看著媽媽。

「跟我來!」說著,媽媽朝他勾了勾手指,然后背過身徑直走去,大漢兀自跪在地上,好似人在夢中,不過他的眼睛還是清楚的看見了,媽媽背后卷起的白裙下,那豐滿的肉臀上仍未褪去的兩個大字:「肉廁」。

這里再補一句,媽媽雖然被許多人看見了她脫光衣服后的本性,但這些人大都被厲鬼一夥人給殺了,至于幸存下來的人,回想當日,也只記得了自己生命攸關時的奔逃畫面,這不知道是媽媽的幸運呢?還是城民不幸呢……媽媽是一個專情的女人,但是卻有著一個多情的身體。每次她被別人肏的時候,反應都比和爸爸的時候激烈的多,對此她總是很自責。媽媽勸爸爸納妾很多次,但是爸爸從沒那樣做過,因爲他深愛著媽媽。媽媽爲他付出了那麽多,他絕對不會爲了面子而卻找別的女人。

媽媽和爸爸的愛情令我感動的同時,也令我困惑。既然兩人深深相愛,兩個人爲什麽不能享受呢?媽媽和別人肏屄的時候,身體那麽快樂,爲什麽精神卻不能享受,事后又那麽痛苦呢?是因爲爸爸覺得屈辱嗎?如果爸爸知到媽媽這麽做都是爲了他,性吧書庫首發,那他爲什麽不能快樂的接受這一切呢?如果爸爸能接受這不可避免的事情,兩個人不是會更幸福嗎?男人被帶了綠帽子后,即使知道妻子深愛自己,他也會只感到恥辱嗎?男人都可以三妻四妾,妻子就不能享受別的男人嗎?就沒有男人愛妻子愛到任由妻子給戴綠帽,讓身體多情的妻子盡情享受別的雞巴的男人嗎?

帶著這個疑問,我的年歲不斷的增長,我曾經暗示過劉毅,但是劉毅提到女人和性的時候,他的觀念令我失望到了極點。他覺得女人就應該從一而終,除了丈夫外任何男人都不能有。如果女人和丈夫之外的男人肏屄了,那就是失德、是不要臉的婊子。那一次之后,我們再也沒有討論過這個話題,因爲我知道我的觀念實在是太過超出倫理,根本就沒有人會接受。

在保守的家風的影響下,我漸漸的成了人們心目中的完美女人,但是他們不知道的是我的身體是多麽的敏感、我的心是多麽的放蕩。二十八歲的我,不但身體上是處女、就連精神上也是處女,因爲我沒有愛過,就連劉毅這個未婚夫我也並不愛,因爲我們的心,距離實在是太遙遠了。

我一直以爲我的生活會像一潭死水一樣、壓抑著渡過,如果不是有了解我的師傅和師兄,我的生活一定是灰色的。在家人面前帶著面具,做一個“完美女人”。但是在我看到一分絕密檔案后,這一切都發生了變化,這個變化令我沈寂壓抑的心中刮起了一陣風、一陣令我死寂的心活起來的風。

那是一分絕密檔案,記述的是朝廷剛剛冊封不久的龍云王家里的事情。那是一場令人難以置信的婚禮,龍云王世子龍天翔和他的妻子云雨欣的婚禮。新娘和賓客們調情,任由賓客們淫弄,然后在賓客們面前生出了別人的野種。之后又由龍天翔抽簽兒、選出男人和云雨欣洞房,而龍天翔在這之前根本沒有肏過云雨欣。龍天翔這個龍云王世子,竟然娶了一個被別人搞大肚子,生下別人野種的女人爲妻,而且還開心的看著妻子和別人洞房。

看到了這份報告后,我的心再也無法平靜了,因爲這份報告的那主角,簡直就是我心目中最理想的男人。一個喜歡戴綠帽,任由老婆騷、隨便妻子浪的男人。在看完這份報告后,我的心中就滿是這個男人的影子。伴隨著這份報告的龍家人的畫像中,我直接找出了龍天翔的畫像,然后把他的樣子深深的記在了腦子里。在那一刻,我知道自己戀愛了,愛上了一個從沒見過,根本不認識我、比我小的男人。這個男人不是英雄,但是他屄英雄還要有勇氣;這個男人不是好漢,但是他比任何好漢都大方。

幾天之后,我得知了他要離開龍云行省,闖蕩江湖的消息。我立刻運用神策府的眼線,弄清了他的路線,性吧首發,然后找到了幾份在他路線上的任務,想要找到他,和他相識、相戀。這是我這輩子做的最大膽、最出格的事情了,因爲這時候的我已經決定要背棄家人的希望做一個淫婦了。雖然我不能把第一次給他,但是我要做他的情人。以后嫁給劉毅后,我就要做一個背著老公出軌的騷貨。

多天之后,我見到了那個男人,那個讓我愛上的、願意當王八的男人。他全身赤裸的站在客棧的屋頂上,透過掀開的瓦片,偷窺著他心愛的妻子和別人肏屄的情景。在這個場景下相遇,對我而言比任何情景都要浪漫。首次見面就看到了心愛男人最令我心動的一面兒,我當時激動的差點兒哭出來。

他身上的氣息令我完全放棄了最初的計劃——裝出一副完美女人的樣子,然后和他相戀,最后爲了他而背著丈夫偷情。

看到他之后,我立刻決定把真實的自己表現出來。當他看著妻子被肏的情景而射精的時候竟然失足掉了下去,我立刻伸出手抓住了他,當他要感謝的時候,我俏皮的對他做了個噤聲的動作,因爲我要讓他看我真實的樣子。

當我趴在房頂看向里面淫靡的肏屄情景的時候,我知道他一定非常的驚訝。他絕對想不到我這樣溫柔和藹的女性竟然會喜歡偷窺別人肏屄。當他大膽的掀起我的裙子,摸上了我豐盈的屁股后,我心中開心極了,這才是我想要的男人啊!當他的雞巴在我的兩腿間開始摩擦后,我的身體立刻火熱起來。如果不是想到劉毅,我絕對會把第一次給他。

之后我們一邊聽著雨欣和別人肏屄的聲音,一邊聊了起來。他的撫摸令我的身體越來越火熱,當他拍了我的屁股后,我差點兒快樂的叫了出來。當他說要娶我做老婆,讓我盡情給他戴綠帽的時候,我的心中感到幸福極了,因爲他的眼神是那麽的真誠。如果我真能嫁給他,那我實在是太幸福了。

之后這個壞小子,用他的手把我弄得欲火焚身,癱軟在他的懷里。當他看到雨欣被人射精而高潮的時候,他也射精了,大量的精液射在了我的底褲上。聞著他的精液味兒,我的心里感到開心極了。

之后我們進了靜慧師太的房間,當看到靜慧師太赤裸的坐在他的胯間的時候,我的心中滿是嫉妒,存著比較的心思,我也脫光了衣服坐在了他的腿上。看到我的身體的時候,他眼中的欲火令我很是開心,因爲我怕自己的身體引不起他的興趣兒。我的陰毛很弄,不像雨欣的那麽稀疏、更不是靜慧師太那樣的白虎,我很怕他不喜歡陰毛弄的女人。

當我坐上他的腿后,我的淫水兒立刻就打濕了他的腿,濕滑的感覺令我覺得舒服極了。然后我就這樣光著身子和他談起了正事兒,在這期間,他的手不停的逗弄著我,讓我的淫水兒越流越多。在說完正事兒后,我就要逃離,性吧書庫首發,因爲我怕我一會兒忍不住他的挑逗。當我正要穿衣服的時候,天翔的話令我停了下來,我滿眼柔情的看著他,然后回想著那些騷貨走路的樣子,光著屁股走出了房間,然后快速的離開了。我手里拿著衣服,到了鎮外之后也沒有穿上,依舊是赤裸著身體,在和他相遇的第一個晚上,我要展示真實的自己,就算是被人發現也不在乎。

在鎮外走了一會兒后,黃無傷、藍海聖兩位師兄先后找到了我。看到我赤裸著身體,陰戶不停流淫水兒的樣子,他們有些吃驚。但是從小就把他們當成哥哥的我,任由他們欣賞著。兩位師兄平時就好口花花的逗我,這次他們更是不會放棄機會。兩雙色手不停的在我身上遊走,帶給我一陣陣的快感。

平時他們兩個就好吃我和青姐的豆腐,現在他們更是不會放過了。當青姐來到的時候,他們的手指已經插進了我的騷屄和屁眼兒了。青姐看到之后非常生氣,數落了他們一通之后爲我穿上了衣服。在穿上衣服之后,我偷偷對兩位師兄笑了笑,然后用嘴型說道:“好舒服!”師兄們看到之后開心極了。

自從見過天翔后,我的生活就變了。在豐州城里,我像做夢一樣過上了淫亂的日子。性吧書庫首發。屁眼兒、騷屄,都被人破了處,雖然不是被我心愛的天翔弟弟,但是我卻開心極了。因爲我知道自己把處女獻給別人,天翔弟弟會更開心。在豐州城里,我完成了今生最重要的一次轉變。不過我可不想像雨欣和天菲一樣,做一個人界皆知的爛貨,我要做一個表面上是女俠,暗地里是賤貨的女人。

在豐州城里,我唯一的一個遺憾就是勾引師傅失敗了,如果能成功的話,那就真是太完美了。師傅看到我和青姐的身體明明有反應,爲什們就是不來肏我們呢?哎!

 

 
  • 上一篇:九陽【完】
  • 下一篇:公孫止和小龍女
  • 相关文章
  • 男女啪啪啪(www.051av.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声明:本站特为除中国大陆以外华人设立,由于中国大陆法律限制,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观看,传播。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