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性爱小说 >> 武侠情色 >> 内容

郭府淫夢記

时间:2019/11/7 16:58:07

蒙軍按兵不動,襄陽情勢外弛內張;郭靖遣探子四處查訪,回報皆指蒙軍為數不多,且有後撤跡象。安撫使呂文德聞之大樂,遂將兵符收回,並飭令郭靖休假以慰辛勞。黃蓉情知呂文德懼大權旁落,故示體貼;但樂得清閒,因此也不說破。郭、黃二人難得有空,便雇工修繕破舊房舍,工人於院內挖掘,竟得冷熱二泉。黃蓉心想:溫泉發散,冷泉收斂,每日冷熱交替,不獨對身體有益,亦且有美容養顏之功。黃蓉素喜潔淨,尤愛沐浴,欣喜之餘,便令工匠重新構建全新浴室。

郭破虜年已十四,郭靖為磨練獨子,便令其負責監工。郭破虜每日除與工匠打成一片負責監工外,並參與設計,親自動手構築。他對土木之學本有興趣,如今投其所好,正是得其所哉。浴室為黃蓉關注重點,郭破虜知之甚詳,因此也加倍用心。

歷時月餘,修繕完竣,黃蓉首觀浴室,不禁大為滿意。只見室內寬敞,冷、熱二池相鄰;一旁更衣間,更置上好銅鏡多面,可由各個角度綜觀全身。浴池深三尺,長寬各為九尺;一池熱氣騰騰,一池冷氣森森;地面池邊均以青花石板鋪設,觀之樸實淡雅,頗具天然妙趣。

黃蓉見池水緩緩流動,水位未嘗稍降,想是出水進水控制得宜,不禁更是歡欣。她來回走動,四處觀看,真想立時脫衣下池,以享洗濯之樂。郭破虜見黃蓉滿意,心中也暗自雀躍;這浴室內壁設有夾層,可匿跡其中,窺視沐浴更衣。此乃其親自密造,並無他人知曉;想到日後春光無限,唯有自己獨享,他不禁抓耳搔腮,得意非常。

郭破虜自去年起便喉結凸起,體毛漸生,對異性也愈發感到好奇。她們柔軟的身段、凸出的胸部、清脆溫婉的聲音,在在都激起他莫名的衝動;這種衝動,使他日益粗大茁壯的下體,經常無緣無故的勃起,腦中也充斥各式各樣的淫穢幻想。對此現象,他深感困惑,但茫無頭緒下,亦深覺難以啟齒問人。

日常接觸的一干女性,突然間吸引力大增;除了郭襄因太過接近,較無感覺外,其餘無論是耶律燕、完顏萍、郭芙,甚至於母親黃蓉,都會引發他突如其來的衝動。每當她們經過工地,言語粗俗的工匠們便會針對各人長相、身體特徵,品頭論足一番。郭破虜聽在耳裡,記在心中,不禁更加性趣盎然。

他這年齡,本就性慾旺盛,容易胡思亂想;如今情慾閘門已開,那就如潰堤洪水一般,一發不可收拾。他神不知鬼不覺的,在浴室內壁設下夾層,心中也計劃好要如何廁身其間,以伺機窺視母親沐浴。年少的他,色慾已沖昏了理智,他只想早日實現計劃,裨便得窺母親豐美的裸身。

工匠們的汙言穢語使他驀然驚覺,母親原來是個風華絕代的漂亮女人。他細一回想,母親一向管束自己甚嚴,而自己也畏母如虎,因此平日也從未以女人的角度看待母親。如今一旦以女人視之,則端莊嚴厲的母親,立時成為成熟艷麗,風情無限的嫵媚美婦。原本他對黃蓉既畏且敬的心態,也在剎時,轉變成覬覦貪婪的妄想。

郭破虜當晚躺在床上,怎麼也睡不著,黃蓉風韻猶存的動人體態,不停縈迴腦際,他不禁憶起兒時,與母親一同沐浴的情景。母親白嫩碩大的乳房、烏黑如髮絲般的陰毛,逐一在記憶中浮現,他血行加速,慾念陡起;下體也硬梆梆的直翹了起來。

他撫弄著腫脹欲裂的陽具,無師自通的手淫了起來,初精噴灑的美妙快感,進一步激發起他無邊的慾念;他腦中一面勾勒著母親的裸體形象,一面連續不斷的套弄著陽具,幾次快慰的射精後,他終於沈沈的進入夢鄉。夢中的他,悄悄來到新建的浴室,藏身於夾層當中……

郭破虜藏身夾層,窺視著正在脫衣的黃蓉。那雪白的肌膚、豐聳的雙乳、修長的玉腿、渾圓的臀部,一一隨著衣衫的褪除,次第呈現在他眼前。長大後初次目睹母親豐美的裸身,那種震撼,簡直無與倫比。他目不暇給,眼花撩亂,緊盯著褪盡衣衫的黃蓉,陽具也似要爆裂般的,直豎了起來。

轉瞬之間,發生了驚人的變化。蹲坐於池中的黃蓉,突地驚呼一聲,跳了起來,而後猛的一下,又復墜入池中。郭破虜一瞥之下,不禁驚駭莫名。一隻毛茸茸的大手,緊緊抓住母親纖美的足踝,母親瘋狂的掙扎,那對飽滿嫩白的奶子,也上下左右激烈的晃動。池水沸騰般的翻攪,母親修長圓潤的雙腿,也忽起忽落的在水中踢踹。良久池水恢復平靜,母親也軟趴趴的,不再動彈。

驚惶恐懼,震懾住年幼的郭破虜;他渾身發抖,失魂落魄,竟木然呆立,不知如何是好。此時嘩啦一聲,池中冒出一個足足有一丈高的怪獸;它全身長滿黑毛,狀似猩猩,但卻有個蛇樣的頭顱。它雙手抓著黃蓉的腿彎,將赤裸的黃蓉,頭下腳上的正面提起;嘴中尺來長的蛇信,也在黃蓉下體靈活伸縮,舔呧著那條鮮嫩的肉縫。

昏迷的黃蓉,在下體搔癢刺激下,「嚶」的一聲醒了過來。她奮力挺腰直起身子,立時面對猙獰醜陋的怪獸;眼前恐怖的景象,幾乎使她再度暈厥過去。她驚惶揮掌擊向怪獸,但怪獸兩手一伸拉開距離,她擊出的雙掌頓時落空。手中獵物竟然反抗,似乎激怒了怪獸;它發出一聲低吼,嘴中驀地噴出一股紅色輕霧。黃蓉只覺甜香入鼻,陡然間便身軀酸軟,無力再行抗拒。

怪獸將黃蓉放置池邊,靈活分叉的舌尖,竟同時舔呧黃蓉的陰戶及肛門。那細長的舌尖,冰冰涼涼,輕搔慢舔,探入前後兩個孔穴,黃蓉又驚又怕,全身都起了雞皮疙瘩。無法動彈的黃蓉,在極端恐懼下,不由自主的湧起一股尿意,尿水在顫慄抖動下噴灑而出,竟帶來一種壓抑不住的異樣快感。

由驚嚇中回過神的郭破虜,從夾層中衝了出來,他雙腳飛踹,狠命的踢向怪獸背部。「砰」的一聲,兩腳踢實,怪獸若無其事的轉過身來,郭破虜卻一個踉蹌,翻倒在地。面對怪獸的郭破虜,慌忙一式「見龍在田」擊向怪獸,怪獸不躲不閃,兩手一伸,就將他拎了起來。

怪獸指爪一揮,便扯下他的衣褲;驚慌失措的郭破虜,不知怪獸要如何整制自己,手腳狂揮亂舞,拚命的掙扎。怪獸似乎對他軟垂的陽具頗有興趣,它長舌一捲,便在他下體舔了起來。

躺臥在地的黃蓉,見愛子救援亦遭怪獸擒獲,不禁心急如焚,但自己無法動彈,亦是無計可施。此時怪獸噴出紅霧,制服郭破虜,隨後順手便將其放置黃蓉身旁;母子二人裸裎相鄰,並排而臥,心中均覺尷尬萬分。

怪獸的胯間,突然冒出一團醜陋無比的東西;像是章魚的觸鬚,又像是擰在一塊的麻繩。它不停的扭動旋轉,真是說不出的噁心怪異。突然,那團東西驀地分開,成為十多條如小指般粗細的怪異觸鬚,那觸鬚的周邊,有刺參般的棘狀凸起;頂端吸盤可如喇叭口般的開合,也可緊縮成為圓形的球狀物。

觸鬚似乎各有生命,它們兵分二路,靈活地纏上母子二人的身體,並且各取所需地蠕動起來。纏繞郭破虜下體的觸鬚,輕搔著他的陰曩,碰觸著他的陽具,也舔唆著他的肛門。血氣方剛的郭破虜,那禁得起如此挑逗?他的陽具立刻堅硬翹起,而觸鬚也迅速的呈喇叭口狀,包住他的龜頭,吸吮了起來。

黃蓉的情況也是大同小異,兩條觸鬚分別在她白嫩的乳房上肆虐,櫻桃般的乳頭受刺激凸起後,觸鬚喇叭口便包住乳頭,蠕動吸吮。另兩條觸鬚,則分別向她陰戶及肛門鑽探;完全不同於男性陽具的觸鬚,侵入體內,如蛇般的蠕動。黃蓉只覺噁心恐懼,但身體卻也無法遏抑的,產生了自然的反應。

觸鬚此來彼往,相互支援;鑽入黃蓉嫩穴內的觸鬚,似乎覺得滋味不錯,因此呼朋引伴又召來數條觸鬚。它們糾纏扭轉直往嫩穴中鑽,黃蓉只覺癢入心肺,酥入骨髓,忍不住便呻吟了起來。母子二人裸身躺臥,相鄰緊靠,眼角餘光均可彼此互見;被觸鬚挑逗得慾火熊熊的郭破虜,目睹母親搔癢難耐的媚態,心中不由自主的便湧起,母子亂倫的禁忌幻想。

郭破虜眼裡望的,是赤裸躺臥的黃蓉;腦中想的,是母子亂倫的淫穢畫面;因此在觸鬚吸吮下,很快的便身體抽搐,射出精液。身旁的黃蓉,同樣也禁不住觸鬚的挑逗而快感連連。在此情況下,得嘗銷魂滋味,母子二人均覺羞愧尷尬。

怪獸一陣吼叫,所有觸鬚突然快速縮回,原本沈醉在肉體愉悅下的母子,驟失所依,不禁都有空虛不捨之感。幾乎同時,怪獸抓起郭破虜,將其強壓在黃蓉身上,並調整倆人手臂姿勢,使母子二人相互擁抱。怪獸口中吐出縷縷白絲,如包粽子一般,將倆人自頭部以下,層層疊疊,緊緊裹住。黃蓉、郭破虜母子,身體無法動彈,只得任憑怪獸擺佈。

怪獸端詳了一陣,似乎頗為滿意,便又一張口,噴出一股腥臭難聞的綠霧。二人一嗅之下,只覺噁心欲嘔,猛地打了個噴嚏,剎時血脈暢通,已然恢復行動能力。怪獸不再理會二人,它跨入溫泉池內,逐漸下沈,終於消失不見。黃蓉母子均覺訝異,這池深僅只三尺,怪獸卻身高丈餘,又如何能沒入池中,消失不見呢?

此事雖然怪異,但倆人均已無心深究,因為一股熊熊慾火,已在倆人之間蠢蠢欲動了起來。

母子二人,方才在觸鬚挑逗下,均已慾火勃發,不可遏抑;如今赤裸緊擁,肌膚相親,更猶如乾柴烈火一般,一觸即燃。郭破虜只覺母親全身,柔軟滑膩,幽香陣陣;黃蓉察覺兒子陽具,堅硬火熱,緊頂下體;倆人雖有母子之親,但處此情況,亦覺心頭蕩漾,欲情滋生。

黃蓉警覺情勢不妙,必需盡快脫困,否則就算自己忍得住,兒子恐怕也受不了。已恢復行動能力的她,奮力一掙,但絲網軟不受力,且韌性奇佳,一掙之下非但無效,反而使得郭破虜的陽具,更貼近她的陰戶。黃蓉慌忙叫道:「破虜,來!和娘一塊使力,快將這鬼東西弄下來!」

母子二人齊運功力,拚命掙扎,絲網雖稍有鬆動,但卻依然無法脫身。使力掙動之下,二人身體相互磨擦,黃蓉只覺下體一陣暢快,郭破虜的龜頭,已滑入她的肉縫。原來郭破虜陽具翹起朝上,緊貼黃蓉下腹;二人掙動之際,黃蓉身體上移,郭破虜身軀下滑,一上一下,陽具便正好頂入陰戶。由於方才倆人銷魂動情,因此下體盡皆濕滑,如今凹凸相湊,自然順暢滑溜。

郭破虜只覺從所未有的舒暢席捲下體,怒張的龜頭被兩片溫暖的嫩肉緊緊裹住,並隱然有向內吸吮之勢。他自然而然的便聳動臀部,冀圖能進一步的深入。黃蓉察覺到兒子的意圖,她慌忙竭力推拒,並厲聲喝道:「破虜!不要動!」

郭破虜聞聲後,慌忙將身體後移;但絲網纏繞,倆人本就緊密相貼,身體後移,不過等於在絲網中掙動一下。此時黃蓉也正使力推拒,力上加力,倆人竟噗通一聲,滾入溫泉池中。驟然下水,倆人都猛然一驚;池水雖淺,但倆人全身緊裹,無法站立,時間一久,恐亦有滅頂之虞。

黃蓉情急智生,她奮力一挺身體,頭部靠上池邊;此時就算身體下沈,由於臉面朝上,亦不致有窒息之危。在絲網纏繞下,倆人就如僵直的連體嬰一般,郭破虜依舊趴伏向下,黃蓉則仰面朝上。由於溫泉浮力較大,黃蓉頭部又撐持在池邊,因此倆人的身體,竟半浮半沈的漂蕩在溫泉之中。

適才一陣滾動,郭破虜的陽具又順勢頂進半截;初嘗滋味的郭破虜,只覺欲焰狂濤猛烈燃燒,那裡還顧慮母親的感受?他臀部肌肉一縮,陽具猛地一翹,便盡根沒入黃蓉體內。黃蓉啊的一聲,又似絕望,又似歡欣;郭破虜只覺母親身體抖顫,嫩穴蠕動收縮。無比的暢快,由下體直衝全身,他本能的湊上嘴唇,親吻著雙眼緊閉的母親。

陰錯陽差,稚齡幼子竟侵入自己隱密的私處;心目中什麼也不懂的愛子,竟然已擁有一根粗大的肉棒;對於這一切,黃蓉簡直無法接受,但下體充實飽脹的感覺,卻證明了這個事實。她腦中一片空白,根本無法思考;只剩下單純的感官刺激,默默承受身為女人的快慰。

絲網在溫泉浸泡下,不知不覺間,竟逐漸的溶解,發現束縛解除的郭破虜,本能的便蠢動了起來。他雙腳一沈,腳踏實地,雙手往下一撈,便托住黃蓉滑嫩的大腿;他向前挪了挪,讓黃蓉的上身靠在池邊,腰部一挺,便抽動了起來。初嘗女體滋味,使他既覺神秘,又感興奮;看著自己粗大的陽具,在母親嫩穴內進進出出,驕傲的成就感,不禁油然而生。

失神的黃蓉,兩眼緊閉,眉頭輕蹙;她碩大嫩白的雙乳,隨著抽插而來回晃蕩;鮮美的肉縫,也在陽具進出下,開開合合,發出噗嗤、噗嗤的聲響。暖流在她下體緩緩升起,她忽地高翹雙腿,兩手扳住腿彎,嘴裡也發出一連串模糊的囈語。

瀕臨射精的郭破虜,只聽出「快」、「好」二字,他哪敢讓母親失望?趕忙狠命快速的抽插。

驀地黃蓉一聲尖叫,雙腿突然伸直豎起,緊緊夾住郭破虜的脖子。郭破虜此時腰椎一麻,快感連連,精液排山倒海的,也盡數射入黃蓉的花心。陰陽交泰,老陰少陽各盡其歡,倆人抽搐抖動,同時進入極樂仙境。

雄風再起的郭破虜,貪婪的撫摸黃蓉滑潤的大腿,大力搓揉黃蓉豐聳棉軟的乳房。他覺得自己,已經成為一個真正的男子漢,而男子漢必須讓自己的第一個女人,徹徹底底的得到滿足。

他挺著益形粗壯的陽具,再度指向黃蓉柔嫩的陰戶。

裸身躺臥的黃蓉,突地一躍而起,她將郭破虜一把推倒在地,一蹤身便壓在他的身上。她像發情的雌獸一般,緊緊的摟住郭破虜,兇猛的親吻啃咬。郭破虜在她野性的春情下,也顯得格外的興奮;倆人就像野獸交配一般,狂嘶急喘,瘋狂的交歡。再度高潮的黃蓉,狠狠的咬住郭破虜的咽喉;正抽搐射精的郭破虜,只覺痛苦、舒服,都到了極點,不禁發出獸性的嘶號。

喉頭的鮮血,泉湧般的直流,黃蓉的眼神,冷酷中又帶有淫蕩的春情;郭破虜只覺,如此死在母親嘴下,簡直比作神仙還要快活。他堅硬的陽具,仍在黃蓉體內間歇的顫抖,黃蓉的嫩穴也持續收縮,吸吮著他的龜頭。生命似乎從他體內快速消逝,飛向虛無縹緲的快樂天堂。猛然間雷霆一閃,他由高空往下墬落,永恆的沈淪襲上心頭,恐懼中他睜開了雙眼……

黏黏稠稠滿褲襠,舒舒服服一場夢;

銷魂滋味樂無比,可惜夢醒空惆悵。??

 

 
  • 上一篇:仙門
  • 下一篇:暗黑魔法師手記
  • 相关文章
    本类推荐
    • 没有
    本类固顶
    • 没有
  • 操你啦(mm842.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声明:本站特为除中国大陆以外华人设立,由于中国大陆法律限制,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观看,传播。否则,后果自负!